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第一個,我先回應王委員的,王委員講到一九九九年司改會議到最高法院的情況,我是民國八十六年,就一九九七年到最高法院去,其實我待在最高法院蠻久的,剛剛好這次司改的過程我通通都在最高法院,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就想到要組織金字塔化,所以當時很多的法官都不補的,最高法院就是自然的一直在減少,但是案子實在太多的話,就調辦事法官,調辦事法官以後又淪落到後來調辦事因為三年一定要回去,大家可能不知道現在最高法院法官的結構是怎麼樣,它竟然現在的民事庭裡頭,我這裡有講到,民事庭裡頭有一半是調辦事法官三年多要回去的,那產生一個結果就是經常在換,見解不一致。第二個,因為你在換,你剛剛在上去最高法院的時候你對於業務的不熟悉,等到你一熟悉的時候,對不起,你要回去事實審了,法律審的法律概念的部分,就是我一直在從事審判的經驗裡頭來講的話,是從事實審一直到法律審,在法律審裡頭的法律審的概念,並不是一蹴可成的。

這個地方我要特別特別向大家報告這一點,那在這種情況之下,最高法院最近一直被人家批評就是說見解不一致,當然有它的原因,那這是一個現實的狀況,我們也要反諸求己?,因為假如說有不一致的狀況要怎麼去解決這個情況?那是牽涉到所謂改革的這個部分,所以為什麼許院長會講到程序法先行的原因,最主要在這裡,當你程序法沒有先行的時候,當初就是希望程序法一通過以後,馬上就可以一蹴可成,馬上就可以改變,可是程序法後來沒過,程序法沒過以後就產生最高法院一個最嚴重的問題叫做「斷層」,斷層以後現在一直補進來的時候,現在所謂資深法官、現在的資深庭長都非常非常的累,這一點一定要讓全國老百姓也知道事實的狀況就是如此,到現在為止,以民事庭的立場來講的話,三年要回去的法官現在就佔了一半,換句話說每三年就要換一次,三年以後包括退休以後,整個最高法院的結構完全又再翻面一次,這一點我想應該要提出來讓大家了解,事實上這個有經過實證了,那另外一點要回應李委員的問題,李委員的意見我當然是贊同,但是金字塔化當然是法官的結構,法官的結構是不是要那麼多人,那是屬於司法政策的問題,我也不予以置喙,但是要support的這幾位法官的資源,要support他們的能力一定不能缺,這是我個人的看法。那怎麼樣讓它變得跟事實審完全脫離?

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講好了,我們民事訴訟法四六七條以下都在講上訴最高法院,然後四六七條講到說「原判決違背法令,不得為之」,然後將來就不適用法規、適用法規就是違背法令,然後下面再規定一個什麼叫做當然違背法令,下面列舉到最後一項的那個第六款出來了,判決不備理由,或者是理由矛盾,這產生一個問題,很多上訴最主要的理由再講說事實的認定不備理由,事實的認定是矛盾的,剛剛講到那幾個案例裡頭通通講這個問題,那這種情況之下你說要不要脫離這個部分?這個部分張理事長一定會講到說,你為什麼不講理由?你為什麼不寫理由就把我駁回,就是說這是屬於事實認定的問題,結果最高法院是很多精力都花費在這個地方上,很多的裁判都耗費在這個地方上,各位假如有看刑事裁判的程序裁判的時候,你會覺得很有趣,寫了一大堆,後面都在講說他上訴不合法,它原因在講什麼?你為什麼上訴不合法,在講這個理由,我們有一個開玩笑的話是說,當事人上訴說太陽從西邊出來,你要跟他說明說太陽為什麼不是從西邊出來,這個情形在法制上就是如此。

所以為什麼建議一定要修程序法的原因,大家看一下,剛剛大家一直講到上訴許可制,四百六十九條之一,民事訴訟法怎麼規定?它第一項,以前條所列各款以外之事由,是以外之事由的時候才是上訴許可制,那前面剛剛講到,我剛剛提到尤其是在第六款,以第六款上訴的最多,大概佔了百分之九十九,那以這個理由上訴你說你還不許可他啊?所以整個法治上面有疑問,也就是當初為什麼到九十六年以後,不能夠金字塔化,程序法根本就通不過啊,這個是一個最主要的原因,那我向各位特別報告這個,李委員所提到的這個部分我是蠻贊同的,因為最高法院只要嚴格的法律審以後,我相信最高法院的素質也沒有差到那種地步,就是說,基本上的話,對於程序法、實體法都有相當的認知,那麼很多的精力其實都耗費在寫那些程式的判決,寫那些東西,這點我要向大家特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