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假如說要更具體一點的話,剛剛講到上訴理由那個部分,因為剛剛秘書委員提到說判決為什麼我們要那樣做解釋,但是判決它有事實的認定跟法律的適用,基本上來講就是所謂的事實的認定,上訴理由講一個事實的認定,所以一個判決上的結構上來講是如此,那假如說具體要讓最高法院成為嚴格法律審,對事實的部分是要加上限制的,這個可以假如說將來修法的時候,從這個地方鑿引,要不然你現在再怎麼解釋的話,你說要求法官是說你只能就那個法律去審酌,作嚴格法律審,但對於事實它適用法律的時候,剛剛就講到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這個都是屬於適用法規的問題,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它違背的時候,他們都是用這個理由來上訴的時候,對於事實的地方無可避免的,真的,最高法院介入到事實裡頭去,那在這種情況下,是不是在法律上做一個限制?因為這些東西假如認定事實錯誤的話,其實是再審的問題,我們可以把它規範出來,我想從這個地方對程序法來做一個修正,我相信嚴格的法律審應該可以做得到,但這個部分工程,以我個人來看的話,也蠻大的,那個障礙也蠻大的。這個地方因為有很多人的思考跟很多的想法,角度可能不太一樣。可是就像許院長所提到的,其實現在年輕的法官,他們真的就是……我敢講,給他一個舞台他一定可以很好的表現,基本上來講的話,我們真的要相信我們年輕的法官,我們要相信我們的事實審的法官,這個制度的改革,其實就讓司法資源做一個合理的分配,基本上來講,我曾經看到一個廣告在講說德國的族群為什麼會得到冠軍?他不是每個都是明星球員,明星球員不一定打得過他們,可是他做最好的運用、搭配,以及他們人員的配置這個部分,這一點我是非常贊成許院長的任何看法以及司法院的見解,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