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因為上次預擬結論提出來大家已經通過,所以你這我想我們還是把它紀錄下來,以後做總整理的時候看看能不能納入,好不好?因為這個我們程序可能還是要把它以規則建立起來,就我們先討論,提提案,表決通過,然後成立一個小組,小組之後整合起來,跟大家去預擬一個結論,預擬結論提下次會議討論通過,就通過了,大家還有意見我們就提書面,要整個最後整理的時候再考慮,好不好?好,對於上次會議紀錄還有什麼意見?沒有,我們就確認。那討論事項,在討論事項進行之前要做一個說明,剛才也約略說了一下。因為為了整個組討論議案的效率,所以我們才上一次跟上上一次就已經確立一個方案,也可以說規範,就是由相關的院、部提出,或者其他單位提出該議題的改革方案之後,那麼在會上做一些討論,然後就做議決,就每一個方案做議決,每個方案決議之後,我們成立一個小組,來把這個決議的事項做一個總整理,做個整合,當初就說。把那個討論事項一的最下面,對不起。

當初就是說成立小組以後,小組去整合,然後由小組去商立,整個提出一個預擬結論,所以這個作法是希望能夠加速進行,那麼也有幾位委員偏勞,去把大家決議的事項做一個整理,這個做一個整理,當初的意思就是上次會議紀錄裡面所提的,不是說光是把決議事項排列出來。只要這樣的話,我們也不用麻煩四位委員去整理了,那就交給這個幕僚人員去把會議紀錄整理出來就可以了。那是希望透過這四位,有檢察官、有法官、有法律學者、有律師,或其他學者,這四位、五位組成的小組能夠慎重的、仔細的去看大家的決議,然後做個整理,整理包括做適當的修改,當然這修改不可以違背原先的決議,是這樣的意思,所以偏勞這成立小組是這個意思。那麼現在就是有個狀況,就是有人認為是說,會議決議就是這樣,不要加任何字,不可以加任何說明,那這樣有這樣的說法。那我個人覺得是,我們當初前兩次發展出來的這個模式應該是蠻好的,那麼假如是說這個小組提出來的預擬結論裡面大家有意見,有跟當初決議不合,或者是提出來比當初決議多了,那麼大家有意見,那我們再表決看看要不要加,要不要減,是這樣的一個情況,所以這個在討論事項之前我先說明這一點。

所以這一次就很煩勞賴法官,召集尤律師、李教授跟陳檢察官,把上一次的多元晉用的方案做一個整理,那為了方便起見,所以你就是把簡單版,就是說沒有加任何加註說明的這個提出來,也把一個委員之間就加一些文字,加一些說明會比較好的,把這兩個版本提出來,然後我們先把這個簡單的版本提一下,簡單的版本在會議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