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先進,因為我也是受委任的委員之一,所以我要說明一下就是說,我們當時這種運作模式,當時我們小組有做了一些討論,那我所擔心的只是說,你如果再加註一些意見的話,那個意見有沒有在那個會議上討論過會有爭議,那後來就是有把文字全部都減少,那我現在只是就是說再提醒大家一下,就是說這一種運作方式的時候,有時候會加入一些價值判斷的問題或怎麼樣,比如說像這個乙案,就是說法學教育是功利主義導向,那這個就是有一種價值判斷,那像那個第五的那個括號一的那個乙案,本來是有要加入說律師也要有調查權,這個就很具體了,就是說律師有沒有調查權當時也沒有討論到啊,所以當時我們小組是確實,剛剛主席也有報告過了,就是說我們確實是有一些在那邊討論過就對了,那我現在就是說我們這一種,到底就是說我們的決議文要具體到哪一種程度,確實是覺得很頭大,就是說以後受委任的人要怎麼去擬,確實是一些困擾,所以今天也剛好請大家決定一下說,到底是用甲案的模式比較好,還是乙案的這種模式比較好,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