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先進,我不是要針對甲案或乙案表示意見,就是說針對這個付委的模式跟他的極限,我們每個委員還有院、部可能提出一大堆意見,那最後呢經過不斷的討論,那做成決議的文字,決議文字跟委員在會場或是先提出來的意見,本身是要做區分的,那以這個減少工作量來講,有很多面向可以看,那究竟這些那個意見,哪一些範圍之內是可以因為在付委裡面就變成是文字的內容,我覺得這個是有待斟酌,我自己個人意見很簡單,事實上這個決議本身,如果讓他用比較簡短的形式來做,那他當然就有比較多未來這種發展的可能性,那你如果綁住這一個可能性,會像剛邱部長剛剛所提的,奇怪我看到有另外一些問題,為什麼沒有這個弄進去?

再下來,像剛才所提到那個乙案的那個部分,有關於這個法學教育的部分,我不太知道我們決議的時候,就是說是不是針對說法學教育的功利主義導向跟價值觀僵化的問題有過什麼樣的共識?那可以成為就是這個決議的文字,那所以我個人意見很簡單,為了避免就是循環式的這種工作量,我是認為說盡量以當場那個決議的文字為主軸,必要的時候就要連接詞修飾一下就好,我覺得這樣可以減少工作量,大家都在檢討這個效率的問題,這樣子會一直循環的討論下去,像如果說那個乙案的部分,我想這個如果要提出這個說明,跟大家來討論對那個會不會有共識,要花掉一大堆的時間,那我必須自己自白一下,我每天就收一大堆這些那個意見,這個堆起來不知道已經幾百頁了那個資料,我沒有辦法每天這樣子盯著一個字、一個字去看,那我以為說當初決議文字大家都討論這麼多,決議文字這樣大致上就是這樣子為主軸就可以了,那我個人也,時間跟精力上也確實是沒有辦法,對我來講已經是超限、超載的狀態,所以我還是主張說,盡量就是以會場當場決議的文字為主就可以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