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報告各位委員,我之所以會這樣子建議,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目前的法評會或者是檢評會,這樣的一個評鑑機制,最主要它產生的背景是因為當初在立法官法的時候,民間對於司法普遍的不滿,那這個不滿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當時的法官自律機制的表現無法滿足民間的要求,對於民間的、對於司法的信賴的建立沒有幫助,所以在對於自律機制不滿的情況之下,當時我們才會仿效外國的法制,引進了評鑑機制,希望藉由外部的他律機制來增強內部自律的效能,並且外部他律的機制如果說能夠徹底的、充分的、有獨立性的話,對於民間的、對於司法的信賴也能夠加強,這個是一個法律評鑑機制背景的明。

那麼在這個情況底下,我們來檢視目前的那個評鑑機制的委員的產生,我們就可以發現,目前評鑑機制的委員的產生,他主要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在於說法律人過半,是法律人過半,雖然目前的這個法律人是由法官、檢察官以及律師各自票選代表產生,看起來是司法行政權沒有干預的餘地,但無論如何他都是法律人。

那第二個就是說非法律人的部分,所謂的公正人士與社會學者,實際上他的產生過程,你們依法評會來講的話,是法務部跟律師全聯會各提名一半的人選,然後交由司法院長來遴聘,那這樣的一個產生過程,事實上我們縱觀歷年來的產生,事實上我們提名的也都還是法律專業學者,都還是法律專業學者,那法律專業學者提出來之後,由司法院院長來遴選,這個會使得其實這樣的一個,本來應該是一個完全他律的機制,實際上運作起來,第一個他還是一個法律人一家親的一種現象。第二個就是事實上還是有可能會產生半自律的現象,特別是如果說,我們現在各個委員大家的想法都是認為說外部委員應該過半,不是過半,就是說只有我談過半,但是大家各個委員想法都是認為說外部委員應該要增加。

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會使得原來應該要他律的這個機制,司法院院長、司法行政權事實上他還是有很大的權限可以去決定裡面的人選,那麼這會使得他律的性質變成半自律,半自律,那這就完全喪失原來我們希望由他律機制來增強自律效能的這樣的一個目的。所以我才會希望說我們應該仿效國外的立法例,讓非法律人過半,而且事實上法律人對於非法律人的產生,不應該有置喙的餘地。所以目前的這種非法律人、非法律專業委員產生方式應該要改進,應該要改進,不應該讓全聯會、法務部或者是那個司法院院長,對於這個非法律人的產生有他插手的空間,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