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大家好,那其實這裡,這個剛剛主席所裁示的這些議題其實涉及兩個部分,一個就是要不要擴大學者跟社會工作人士的這個外部委員,另外一個就是外部那個……所謂的評鑑委員要不要非法律人過半,那我針對前者那部分其實是可以增加評鑑委員的多元性,也就是增加學者跟公眾人士的這個員額,原來目前四位,修法方向是要增加為六位,也就是多增加兩位員額。

那其實這個方向,司法院、法務部應該都是肯定,我擔任第一屆評鑑委員的經驗,我認為說這一部分增加其實是可行的,那其實大家都有一個迷思,我的書面意見裡有提到,大家以為說外部委員越多就會越公正,其實我的書面意見都寫得很詳細了,美國加州的經驗告訴我們,外部委員多跟公正性,評鑑委員的公正性,是無關的,評鑑委員是不是公正性,其實有一部分是被否決的人的意見,主觀意見,所加以推測的,加州的經驗是這樣子,因為我們都是採仿效美國加州司法表現委員會,這個美國司法加州委員會1961年成立的時候,法律人佔多數,到了1994年,經過32年,33年經驗之後,他們改變了,讓非法律人增加超過半數,超過半數,他們以為說這樣子之後會讓那個評鑑的效能,也就是大家認為說是不是有更多的案子這個被成立?其實不是的,我的資料到了去年為止,呃……2015年為止,他第一篩,他們有要經過第一篩選,過濾篩選,不符合要件的全部篩掉,第一篩就篩掉百分之將近九十,也就是他們一年有將近了一千多件,他們的人數一千八百多位,加州這個州法官有一千八百多位,但是一年的收案量就有一千多件,那第一篩篩掉了就有九百多件,也就是如果說用我們現在臺灣的角度說那個也是濫訴,就高達百分之九十。

所以非法律人多不代表就是比較好,那以臺灣的現在的評鑑委員制度的模式,如果非法律人多,因為我們有些東西,比如說,是不是違反程序規定?是不是違反法官倫理?不要說什麼,違反法官倫理到底有沒有構成,法官內部就經常爭執不下了,那有些東西你要讓非法律人來幫忙、接近,其實是為難他,我們曾經第一屆的時候曾經碰過有一件,我多耽擱,有一件案子是受命委員是法律學者,但是那個案子要去深入實務上是怎麼操作,要深入怎麼操作,所以當時指派了兩位法官的委員協助調查,才能夠把它弄清楚,那不然你讓非法律的人受命委員去調查,其實是一件備極辛苦的事情,那對事情的釐清沒有特別幫助。但是是因為我們國情的關係,所以其實只要增加外部委員,讓他的多元性更圓滿,其實這樣子我認為是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