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針對賴委員的說明有一些回應,首先要講一下就是說賴委員剛才講到那個初篩的問題,我認為跟這邊的非法律專業人員,非法律委員,非法律專業委員或者是公民的增加,事實上是完全無關的兩件事情,因為兩套制度是完全不同的。加州或者是美國其他各州有這種獨立的法官懲戒委員會的這種機制,通常他們的處理就是公民可以直接向法官懲戒委員會去申訴,那確實他們也因為公民可以直接來申訴,所以案量非常的大,公民當然就是直接去申訴,因為申訴本來就是公民的權利,那麼當公民去申訴的時候,有很多是因為對於判決結果不滿去申訴,的確也如此,所以在初篩的時候就會直接由專職的人員過濾掉百分之九十到百分之九十五的案件,加州是九十,我看到數據還有更高到百分之九十五的,但是正因為人民可以直接去申訴,所以人民對於這個機制才會有信心,因為這個機制的大門是非常的敞開來的。

那另外一個就是非法律專業委員的增加跟這個評鑑委員會的公正性有沒有關聯?我認為那是兩件事情,因為非法律專業委員的增加,事實上它涉及到的是這個評鑑委員會的獨立性,而不是公正性。公正性的建立是必須要依靠後面在進行調查的過程裡面,程序的正當與否、公開與否、透明與否,要靠這個去建立,而不是靠獨立性去建立的,這完全兩件事情。有獨立性才會有信賴,有獨立性才會有信賴,我再強調一次,所以如果說今天我們的那個他律機制是基本上是從人員組成來看,看起來還是一個半自律機制的話,民眾對於你這個評鑑機制不會有信心,特別是再加上如果說你今天的這個機制,還是要必須透過中介團體去幫官方的這個評鑑委員會去過濾案件的話,民眾就更不會有信心。

所以我必須要講,剛才賴委員所講到的調查的問題,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調查的問題。賴委員的意思是說非法律專業人員沒有調查的能力,所以其實你增加多了也沒有用。其實這是不對的一種想法,非法律專業人員對於事實的釐清未必沒有能力,重點是在於說我們整個程序、整個組織的設計,有沒有給他必要的資源?有沒有給他必要的協助幫助他調查?以賴委員所講到的那個加州的設計來講的話,他裡面的公民是過半的,公民事實上也能履行那個職責,履行地非常好。為什麼?因為他有專職的幕僚人員幫忙調查,調查之後經過一定的程序能夠釐清事實,因此就能夠做充分的討論跟評鑑,程序才能夠走下去。所以到底有沒有調查能力?非法律專業人員有沒有調查能力?我想重點是在於你程序跟組織有沒有給他必要的協助?有沒有給他友善的一個環境?而不在於說你今天一開始就否定他,我認為這種一開始就否定人民能力的這種想法,我是沒辦法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