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是建議啦,第一個我不是否定非法律人的,剛才尤律師給我下的結論太快了。我只是說,如果再增加那個社會公正人士跟學者這一部份,會不會增加多元,那多元不一定要非法律人,那因為剛才尤委員講的,其實還會延伸到後面。因為我沒有把後面的問題再拿出來,假如說增加非法律人,就會剛剛尤委員提到的,還要有輔助的人員進來,那個組織就會越來越龐大。因為那部我沒有談啦,所以會變得好像很簡化,之後會我完全否定你非法律人的功效,沒有、沒有、沒有。我只是因為那個後面還附帶了更多組織要進來建構,那個沒辦法在第一個子題裡面談。所以我只是建議說,如果這樣子的話,我們是不是先針對說要不要增加這個公正人士跟社會學者,然後第二個之後才決定說,那是不是要非法律人過半,那這樣子才會比較明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