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不大贊成特別把學者放進去標明,好像他是一種特殊崇高的身分,我認為非法律專業或者是外部委員其實就夠了,這是一個概括性的概念,為什麼這樣講,是因為我們太多的學者,他的工作或他的主張受限於他往往必須跟政府機關合作、去拿研究案、去受委託等等。他反而其實有一些潛在的利益衝突,我覺得不需要強調這一點,應該要相信整個台灣公民社會的智慧,我覺得我們的公民社會已經成熟到,讓我們可以選出足夠有專業,然後有獨立性的公民來參與,所以我個人是不贊成特別標舉學者。我認為台灣社會有點過度迷信學者了,這並不表示我不尊敬學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