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所以主席,但是因為在場有些非法律人,那如果有非法律人的話,在大家都不瞭解這個司法院這個提案的內容到底是在講什麼,以及它所造成的利弊得失的情況之下,直接下去表決,我看恐怕是有點危險啦喔。我必須要講喔,司法院這個消極的這個叫什麼,消極的、潛在的利害衝突啦,然後如果再參照賴恭利所提出來的那個案子,基本上它要排除的就是執業律師來當那個評鑑委員啦。我自己本身也是執業律師啦,所以我想,基本上如果要排除我的資格的話,總是要讓我講一下話嘛。要排除執業律師,特別是訴訟執業律師擔任評鑑委員資格,我認為因為你還在當執業律師,就要排除人家的資格,我覺得那是不合理的啦。

事實上,這也會使得整個評鑑制度陷於癱瘓,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事實上臺灣的律師大概還有一半以上是在做「訴訟律師」的,那只因為臺灣的律師在做「訴訟律師」,因此就不應該擔任評鑑委員的話,那麽將來評鑑委員的律師代表會只剩哪些人呢?第一個「非訟律師」,第二個可能是退休的律師,那如果只有「非訟律師」或者是「退休律師」能夠擔任評鑑委員的話,事實上,對於這些律師,比較少去法院裡面開庭的,他如何能夠對於法官的訴訟上的行為「當」或者是「不當」做一個判斷。所以我會覺得說在這種情況底下,可能還是要用李佳玟委員的這個提案會比較合理,我是反對用這樣子的一個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