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除了我剛才所講的問題之外,我再補充一個觀點給各位參考。如果賴委員的這個想法,這個邏輯可以成立的話,那麼其實目前律師法裡面所規定的那個「律師懲戒委員會」,還有「律師懲戒覆審委員會」,裡面都有法官跟檢察官的成員。那如果賴委員這個邏輯可以成立的話,那事實上律懲會跟覆懲委員會裡面的法官成員,也應該都要停止執行法官的職務跟業務,因為事實上這個位置讓他坐上去之後,他對於堂下執業的律師來講也構成很大的威嚇力。那以後律師是不是只要看、知道說目前我現在在執行業務的這個法庭上的法官,他是我「律懲委員會」裡面的委員,或者是「覆審委員會」裡面的委員,那我就要對他格外的伏首貼耳,完全不可以忤逆他的意思,是不是也會有這種「寒蟬效應」?我覺得像這種的推論未免太over了一點,我覺得我覺得我再講一次,其實我不是特別推崇「訴訟律師」,但是說真的,如果說今天評鑑機制要能夠發揮效果,評鑑委員要知道法庭上的眉眉角角,那確實是由訴訟律師最清楚。但是把「訴訟律師」藉由這個方式給排除掉,事實上就使得律師評鑑,抱歉,「法官評鑑委員會」或者是「檢察官評鑑委員會」會喪失掉絕大多數能夠比較qualify去這個執行評鑑機制的律師代表的來源,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