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不確定我這樣理解正不正確啦,就是說已經說明的很清楚了,如果照賴委員這樣的邏輯的話,那好像似乎特別針對律師。如果是要……就是說擔心那個「利益衝突」或「利益迴避」要到這個程度的話,以至於就是願意擔任的律師,必須兩年不能去參加訴訟,那是不是這裡面的法官跟檢察官也兩年之內都不可以執行他的職務或是到法庭去,以免他跟律師有衝突呢?這個邏輯上面,是不是你要講就全部……所有的人力都應該迴避,單獨針對律師似乎是不合理的,而且我覺得尤委員講的很對,你只有訴訟律師才瞭解這個法律實務,檢察官在做什麼、法官在做什麼,那排除他們的話,其實我覺得對於整個制度建立更深厚的專業,跟對於實際運作的理解是有傷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