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要說明啦。第一個我們剛不是說要擴大非法律人來參與,所以是不是「訴訟律師」、「非訟律師」其實無關。所以只要這個人可以到他能夠公正的執行個案評鑑,我們就是要降低個案它的獨立性和透明性嘛,公正性嘛,那我剛剛的邏輯很簡單,我不是站在法官的立場,我是站在當事人的立場。當事人今天他的對手、他的對手的律師是一個評鑑委員,他會怎麼看待?那我剛剛司法院的報告裡面寫得很清楚,就是頂新這個案子引發的效應,報紙媒體登得很大,報紙媒體登得很大。

所以我們是針對這樣子說,那既然已經發生這個問題,我們要不要讓它變得更好?還是說要讓這樣子的爭議一而再,以後還要繼續發生?所以我沒有說停止律師全部不能執業喔,我這個是跟司法院的,我不大不曉得,因為還沒讓司法院做說明。我只是適度的限制他在法庭上,他只要不到法庭上而已,不要塑造那樣的說,讓當事人覺得有一點「武器不對等」,讓他質疑法院到底會不會選邊站,我是完全是站在公正性上,然後讓當事人覺得法院可以公正,不受會不會被評鑑的威脅,就這麼單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