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是,這個問題跟好像司法院的衝突,而且這部分我本來的書面意見也有提到意見,我本來想說,因為,剛剛表決算嗎?我先跟各位說明,現在評鑑委員會不管是法評會跟檢評會,因為都是來自於法官法的規定,那評鑑委員會的調查方式大概如果說包括他們現在提的主案,主動調查權大概有三種模式。

第一種呢,就是我們跟加州一樣,加州司法表現的一樣不告不理,案子進來以後呢,單純只就這個法官或檢察官有評鑑事由做調查,只就那個移送請求事實。好,那如果它只是很單純,那沒有問題,不需要擴大調查或者是主動調查其他的。

如果碰到他的這個評鑑事由會牽扯其他行為,那個其他行為也有可能是構成其他的評鑑事由,因為那個評鑑事由好多款,那這個時候呢,要等到將來再移送嗎?要人請求嗎?還是說評鑑委員會呢,這個時候因為有一個母案在,我就可以呢擴大去調查那個行為是不是有構成評鑑行為一致評價。因為這個在公務員懲戒的觀念裡面,有一個叫做「失職行為一次性原則」,也就是我們評價這個公務員適不適任,是針對他的整個人格,看他行為特質去做評價,他如果不適任,我們就給他做一個懲戒處分,所以他是整體行為。那如果從我們刑法的觀念就是類似裁判上一罪的觀念,就是一次做這個檢討。

所以我們法評會第一屆的時候,就有建議這樣的模式。就是如果這個法官的行為有牽扯其他的事由,那跟這個有點關聯,甚至有時候他的行為必須要……因為要「情節重大」嘛,還有他到底他有沒有這個慣常性,比如說他開庭開得不好,他是只有那件呢當庭事後跟當事人起衝突呢,還是說他每個案子都有?那這個時候就要去評價啦,這個時候就有可能要參考其他案子、其他開庭的情況,這時候就會擴大到原來他不是以請求的評鑑事實,範圍事實也一併調查,那個就是「擴張調查」,也就是司法院版的,那個剛剛通文通過的,已成案部分是一併調查。

另外如果我沒有理解錯,現在所提到的這個檢評會所提出的事,完全沒有案程,評鑑委員只是要聽到風聲,比如說,之前你們有沒有聽過檢察官剪報監察院剪報監察委員,就自己立了案。甚至早期還聽過說檢察官呢,找別人呢,寫了一封信來,檢舉信來,就立了一個案,我們倒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