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委員,我提這個案最主要是,我們舉黃世銘那個案子為例好了,黃世銘那個案子在那個檢評會這邊,事實上經過縝密的調查、詳細的調查之後,檢評會認為應該要付懲戒到行為情節重大,所以移付懲戒。那依照現行法的規定,要先送監察院,那送監察院的結果,如各位所知,監察院後來是六比六的結果,兩次都不成立,彈劾都不成立。所以黃世銘後來就逃過了彈劾,也沒有受到那個懲戒職務法庭裡面去。

當然我認為從這個案件裡面可以看出來一個問題就是說,評鑑委員會基本上是一個他律機制,而且事實上是人民為了能夠強化法官的行為的規範跟檢察官行為的規範,所以才設立了這樣的一個他律機制。結果這樣的一個他律機制事實上他沒辦法做一個決定,沒辦法有一個「終決權限」,還被另外一個機關打臉,我認為這個是不恰當的一種設計。所以我認為說在這種情況之下,應該就直接讓評鑑委員會的決定,認為應該要送懲戒的,直接送職務法庭,不需要再經過監察院。事實上,監察院現在也不是民意機關,目前監察院它也不是一個民意機關,所以賦予監察院這麼高的一個權限,事實上是沒有必要的。

那那個司法院的書面報告有提到說,監察院,這樣子會侵犯到監察院在憲法上的職權,我認為是不會,因為監察院在憲法上的職權只規定了「彈劾」、「糾舉」跟「審計」這三種,那「彈劾權」如何行使?這個是立法者形成的空間,所以立法者目前在我們的「監察法」還有「公務員懲戒法」裡面規定說,彈劾案成立之後要移送懲戒機關,比如說「公懲會」,或者是現在法官法所規定的「職務法庭」去處理。但是立法者這樣的設計,並不表示說立法者把「移送懲戒權」完全交給監察院去壟斷。

所以立法者完全可以視個案情形、個案需要,在別的案子裡面、別的情況裡面,把「移送懲戒權」賦予更恰當的機關。那麼以法官評鑑委員會這個評鑑機制來講的話,我認為移送懲戒權更恰當的移送機關應該是評鑑委員會,而不是監察院。因為評鑑委員會它就是在功能上是特別分化出來的,要處理法官評鑑跟檢察官評鑑的,那麼在判斷上面,它的判斷應該要優先於監察院。所以我會認為說用這種方式,才能夠活化評鑑委員會的職能跟它的功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