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就等於是提修正案,我是從評鑑委員會的制度要符合權力制衡跟有權有責,我們如果認同它,知道法官有應受評鑑事由的時候,也許他可以調查,那這個調查應該是要有節制的,而不是漫無限制,他想要怎麼樣就怎麼樣,那我這個提案很簡單,因為這個很繁瑣,因為這個很難訂,怎麼樣符合權力制衡又在憲法的架構之下,所以我就訂的很拗牙、很長,那我簡單說明一下。

第一個如果是評鑑委員會,因為我們現在運作方式都是評鑑委員會立案,委員是沒辦法各別立案,那個別委員如果知道法官有應受評鑑情事的話,比如說媒體登很大法官怎麼樣,那他想要立這個案要經過三個委員共同提案,因為我們法官法規定,如果是法官或檢察官三個人可以請求針對個別法官、檢察官評鑑,所以起碼門檻要跟它一樣,跟那個請求的一樣,那法官法裡面41條規定說一般性決議是二分之一出席,出席過半數同意,所以這個也適用一般性的表決,也就是經過三個人共同提案,委員二分之一出席,出席過半數同意立案。

立案之後為了避免利益衝突,因為我們現在的實務做法是電腦抽籤輪分案,那輪分的時候是要由非共同提案人來收案,不能由自己提,自己調查,這是「輪分由非共同提案委員收案」,主動進行評鑑調查及審查,那對同一個對象,只能夠立案一次,就是促使他慎重行使這個立案權。

那如果有浮濫的情形的話,第二項有這個機制,評鑑委員參與共同提案,其個人參與的案件經最終審查結果為不付評鑑,或不成立而累積達三件以上,就是這兩者加起來超過三件,以後這個委員就不能夠再主動參與共同立案,這個是參考檢察官要立案要清楚偵查委員他要立案,也要經過登記,思考這樣子,然後做這樣子的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