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這一點應該是不用表決,我只是說因為後面也有講尤律師,就是說要讓懲戒委員會它不是只有移送權,他要有決定權就對了。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我覺得我這個主張可能就是憲法層次的問題了,這樣就要修憲就對了。那如果只是維持它只是移送,甚至只是蒞庭,比如說職務法庭懲戒委員會在裡面是當控方就對了,就等於當檢察官一樣,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應該就不用牽涉到修憲,但是如果他自己就變成法官了,就是說懲戒委員會自己就是法官了,那這個時候就應該要修憲了,我只是提醒大家是不是要思索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