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最主要兩個理由,第一個,法官法第一條既然已經明訂法官評鑑的制度,它的目的是要保障人民受公平審判的權利,那麼很清楚地,這個權利當然就包含申訴的權利,因為這個申訴是讓人民能夠受公平審判的一個很重要的前提,所以這個是一個,申訴是人民的權利,既然是人民權利的話,就應該由人民自己來行使,而不是應該交給司改會或律師公會這樣的中介團體去幫國家過濾案件,所以這個權利應該是人民自己來行使,這在法理上絕對講得通。

第二個就是說,我必須替司改會講一下,司改會的移送評鑑的成功率如果照司法院或賴委員的講法,這個是打擊率非常的低,三成多的打擊率在棒球場上算強打者,但是就司法院的看法來講這個是很低的打擊率,那在民間來講,民間對於這個三成多也很不滿意,就想說你們在幹嘛,為什麼案件都把我們篩選掉?不把我們移送評鑑。

所以這個有時候是兩面不是人的情況,其實你要叫司改會來做這件事情,對司改會來講,事實上也是難以承受之重,或是難以承受之輕都可以,司改會每年要花將近百萬元的經費跟預算去處理這些評鑑的案件,花了那麼多的錢、那麼多的時間跟那麼多的精力,這中間還不算那些參與評鑑的過濾的志工在審案的時候,晚上無償付出的時間跟精力,這個都不算進去,花那麼多的時間跟精力,然後做出來之後被大家罵到不行,人民也罵、司法院官方這邊都罵,那何苦來哉?

事實上,這樣一個行為我覺得很不值得,也不需要去幫國家做這個打工的工作,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國家自己要來做的,特別是國家也沒有給司改會任何的公權力去做這樣的調查,除此之外,律師公會也沒有得到這樣的公權力做任何的調查。其實我自己在律師公會裡面,我們也曾經處理過這樣的人民評鑑請求案件,事實上律師公會也有一樣的困擾,你沒有給我們一定的權利讓我們能夠調取資料、讓我們能夠取得錄音帶、錄影帶,或者是其他必要的資料,或者是找一些其他的人來跟我們說明、傳訊人的權利,我如何能夠把事情查得清楚?

那在沒把事情查清楚的情況底下移送給你,你又說我們這邊沒有查清楚是濫行評鑑,那真的是兩面不是人,所以我是覺得這個制度走到目前為止,已經到了盡頭,已經到了瓶頸,就直接把這個權利還給人民,讓人民自己來行使,不要再透過司改會,不要再透過律師公會這一類的團體來過濾案件,我覺得這個才是正確的作法,國外事實上也是這個樣子,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