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在美國確實是人民都可以直接,但是在件數的話,我看起來差不多法官人數除以二,他們等於每一州都這樣,比如說法官有三千人的話,那它一年的案件可能有一千五百件,那如果是四千人,大概就是兩千件,那裡面大概有百分之九十在第一階段就全部就刪掉,但他們等於是說他們的委員會是一個比較龐大的,至少行政人員大概都有二、三十個,現在就是說我們的委員會到底有沒有辦法消化這麼多案子,那我剛剛為什麼是講說只要委員會有主動提案權之後,或許可以解決部份的問題?

是因為老百姓知道了之後,以後他們的檢舉信可能不是寫給民間司改會,而是寫給委員會,你現在說人民有直接的請求評鑑權,跟他們只能寫檢舉信給委員會,在實務的操作還是有區別。如果人民有直接請求評鑑的話,那等於是你每一個案就要正式的立案就對了,從我們檢察官來講,你就要立偵字案,你不能立他字案來處理,但是如果只是檢舉信,你可以用他字案,就會比較好處理。

我現在是用實務,我是說我們是不是先跨出一步,讓委員會有主動提案權就好,而不要一下子就開放全民都來檢舉的話,都來請求評鑑的話,他們可能會誤以為說這個是等於上訴審,好像他打官司打輸了他就會來上訴,如果這樣的話,會造成很大的困擾,我是完全用實務的立場來看這件事情,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