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不過它也有它一定的作用,我第一次要以非主席身分發言,請主持一下。因為本人是前任司改會董事長,法官法通過是在我手上通過的,由我任董事長的時候通過法官法,所以所有評鑑案子到二零一七年我離開,所有評鑑的案子我都有經手,因為我是董事長,程序非常繁複,有三個組的工作委員,十幾二十個抽各種案件,然後仔細去研究、仔細去過濾,然後過濾出某些案件,然後才送到一個小組再去討論。

小組討論完,根據各種證據再提出評鑑的要求,要送執委會,執委會是最高決定機構,董事會只是形式上的,所以每一次的評鑑案都是我,前面的四年評案我都有參與,那送出去以後,可以看到法評會跟檢評會,尤其檢評會,只要司改會沒有案子的話,幾乎就是沒有案子,百分之八十以上就是司改會送案子,所以在這個前提之下,司改會憑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花那麼多金錢去做這個事情,政府也沒有補助,司改會也不會要政府補助,我現在想想,實在沒什麼太大的道理。

應該是政府部門應該負擔的責任,有一些評鑑委員會只要能做一個實質上有一個擴充的話,應該它負擔這個責任,因為剛才陳檢察官也說了,我們人民提議就會很多,可是我們只跟檢評會提還是會過濾,還是會過濾嘛,對不對?那根據司改會的經驗,即使那麼多,也不是多到那麼可怕,司改會還是有能力去過濾,所以我們司改會也不是拒絕所有案子,是有很多案子,每個案子詳細審視之後過濾,所以案子也沒有多到說是那麼可怕的地步,這個要說明一下。

所以大家看司改會或者法務部的統計是很清楚,到底是哪一個來源的案子,司改會是絕佔大多數。

甚至是八成以上,那這個是非民間、非政府部門做這樣多的事情,還被嫌,常常被罵,而且你還被罵,所以我退出主席是要跟大家說明以上的狀況,請大家繼續討論。是,林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