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剛林委員所說的,只要有篩選機制,有裁量機制其實都會遭受一部分的反對,就像現在民間司改會在做,那就像法官否決人民的請求,一樣也會被罵,所以只是發生在哪個時機點。

那我要說的是當時法官法在研議評鑑制度的時候,到底要不要開放當事人請求?當時就有參考美國加州司法表現委員會收案量,那當時依照二零零三年加州法官人數是一千六百一十人,司法表現委員會當年的預算是三百七十三萬四千美元,折合新台幣用四十元計算的話,相當於一億兩千多萬,當年收案是一千一百一十一件,他們法官人數是一千六,收案就一千一,當年委員結案,結了九百九十三件,通過初篩的只有一百零三件,也就是只有百分之十。最後做實質調查後懲處的只有二十三件,相當於動用國家成本,處罰一個法官是相當於新台幣五百五十一萬。

那我們現在按照民間司改會的數據,這五年來,法官部份的申訴案件就五百件,檢察官部分是三百六十四件,看你們的數據是這樣子,當然初創的時候,一定會有大量案子進來,我們來看看說一百零五年、一百零六年這個數字是不是有減緩。

一開始新制就是說,所有東西一定都會進來,所以我們現在要考量的是說,假如還是維持五百件、三百六十件這樣的數字的話,這個評鑑制度,按照我們這個模式開放的話,台灣的評議制度真的會垮,不要求它精緻了,不可能。

依照法官評鑑委員會一個案子平均結案量、結案速度,大概都快要六個月,每次都撐到期限快滿才能夠結案,因為委員都是兼職的,一個月只去一次,案件多的時候去兩次,那每次開會都是四、五個小時以上,很長,比這個還長。所以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我們的評鑑制度鐵垮,一定會沒有功能,所以我們現在就面臨抉擇,現在時機到了嗎?該開放了嗎?如果時機還不到,這個過濾機制當時是有這樣子的考量。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