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以前在要開放直選總統的時候也有人這樣子講,我們時機到了嗎?該讓人民直選總統了嗎?我覺得這到底是不是時機,這可能不是很好一種,不太能夠說服我,我必須要這樣子講,因為這個權利本來就是人民的,它的權利基礎在訴訟權上面、救濟權上面,這個太清楚了,我就不需要多說。

法官法第一條就直接講,評鑑制度的目的就是要保障人民的訴訟權,要保障人民受公平審判的權利,我覺得這個不太需要多論證。那今天林鈺雄委員,或者是賴恭利委員都會反對,我可以尊重這些想法,但你們必須要回答我一件事情就是,如果今天你們照你們的講法去講,那麼請你們給我一個法理基礎,為什麼司改會跟律師公會必須要幫國家來過濾這些案件?

這些案件當我們設立評鑑機制以後,當我們肯定人民有這樣一個權利之後,我們設立了評鑑制度、申訴制度,那過濾申訴機制本來就應該是國家要去做的事情,為什麼民間團體要去幫你做這件事情?你的法理基礎在哪裡?你要民間幫你做這件事情,你又不給民間必要的權力,那請問民間為什麼要幫你做這些事情?你們都必須要回答我這些問題。

那我必須要再往下講就是說,我們剛才其實也有討論,也有通過,法評會、檢評會必須要有專職的幕僚人員,事實上就是在往這個方向在走啊!

賴委員剛才的講法是以限制目前的狀況在思考,但是我認為要看未來,如果未來你有專職人員、專職的幕僚可以幫你過濾案件,事實上那不是問題,剛才主席有講,司改會本身就有在幫你過濾案件,司改會如果做得到,為什麼法評會做不到?那就是國家要不要把資源投進去的問題,要不要把資源投進去涉及到我們到底重不重視這個制度,如果我們重視這個制度,那麼投入資源當然就是必要的,這有什麼好疑問的。

美國那邊的制度事實上,它就是用專職人員去初篩過濾掉大部分的案件,那你設一個專職人員去初篩過濾掉大部分案件有困難嗎?民間司改會也是這樣在做,那為什麼將來法評會、檢評會不能夠這樣子做?我無法理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