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的角色有點混淆,該以委員身份發言還是退出主席身份發言,退出主持身份發言一下。我想我再提一下,就是當初司改會自己找的麻煩,沒錯,可是司改會確實很努力在做,花了龐大的人力資源在做。那麼這一點來說,就是說你說公益律師,因為司改會大部分是律師,我不是律師,我們的公益人員應該出力,那政府為什麼不出力?政府的事情為什麼民間來處理?政府可以出錢的不出錢,出力的不出力,然後你們在做公益,這個不是公益,我想人民的基本權益就不是公益了,我想強調這一點。

第二點就是說,司改會能處理的案件相當多,可是我剛才強調,不是不可能處理的地步,司改會也承擔下來了,所以政府要承擔並不是很困難,尤其剛剛賴法官講,一開始可能案件很多,可是後來很少,所以這是第二點我要說明。所以不是那麼可怕,沒有那麼可怕,因為司改會以經驗來說沒有那麼可怕。

第三個,以加州經驗來說,我要特別提的是說,它已經要花那麼多時間、那麼多案子進來,到最後剩下二十幾個。沒有那麼多案子,就沒有二十幾個了,要弄清楚這個狀況,而且二十幾是從那麼多來的,沒有那麼多,二十一個都沒有了,所以這是對人民權利很大的傷害,對不對?不要光是算那個錢,可是那五百萬我覺得小錢,因為對一個公平正義,對於不人道或不法的處理,或非公平的處理,那就是嚴重的問題了,那不是五百萬的事情,所以那二十幾個我覺得很重要,二十幾個從哪裡來?是說多少?原來就很多,不從多的來,少的就沒有了,所以我覺得還是尊重人民的權利來說,尤其是維護公平正義來說,這個錢是值得花的,也不應該由司改會去花,所以起先我對於這個案子沒有懷抱很多希望,可是我現在強力推薦大家能夠接受人民直接請求評鑑的方案,那以我的主席身分是不該說,不過剛才不是以主席的身分說,所以提出以上的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