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會用醫生的立場,我們病人假如是不滿意,他當場就可以罵你,甚至揍你,那接下來他會去哪裡投訴?我們經常收到的就是健保局、衛生局,再來就是醫師公會,所以剛才講到民間團體司改,我們醫師公會也在負責,我在醫師公會也是負責這個醫事審議的問題。那反過來講,病人在開庭的時候不滿意,為什麼不能去申訴?所以我覺得建立一個申訴、投訴,甚至檢舉的管道是應該的,那重點是我們其實制度是有,我們有檢評會也有法評會,那是不是我們檢評會跟法評會的功能不彰?

因為我們看到法官法開始到現在五年當中,案件很少,所以一定要透過民間司改會這個道路,那倒不一定,因為我們真正醫師公會來檢舉的並不多,反而都是衛生局的最多,再來健保局最多,所以人民就有直接,所以剛剛李委員我同意,人民為什麼不能直接投訴?不能直接申訴、直接檢舉?甚至直接提告?所以人民可以直接告醫生,那為什麼人民不能直接告檢察官、直接告法官?

也許說提告的話成本比較高,可是投訴、申訴這個管道,應該是要建立的,給人民有這個機會,人民不會讓檢察官、法官都是高高在上,或者權位很高,所以包括我們去參觀司法官學院訓練所一樣,我沒有上過法庭,可是我才知道說我們的法庭還是這麼高高在上,法官站那麼高,我們坐在底下。

所以要講他們其實只有二、三十歲,有些法官,有些甚至很多教授、學者有時候被告,在那邊被挨罵、被羞辱,甚至管他說你坐好一點、講話態度好一點,所以像諸如此類的,應該給人民有一個投訴、申訴的管道,所以我們既然有制度,我們是不是原來的檢評會跟法評會沒有落實?所以只要說落實或是說再開放一點的話,這樣我們就不必再疊床架屋,另立一些改革的方案,這是我個人意見,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