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覺得我們做事的時候考量資源的有限性,這是需要的,但是我不贊成牽涉到重大的原則性問題或是重大價值的選擇的時候,我們用技術問題去干擾本質問題,我認為資源的配置是一個技術問題,那個是可以解決的。但是人民他認為他受到司法的冤屈的時候,他有權利自己直接去請求、去申訴,我覺得這個權利本身的重要性,遠高於我們對於什麼平均的案子多少錢,因為這個是不是這樣子的錢還可以再討論,我也不相信一定就是那個錢。

這個是完全不同層次的問題,我希望不要混在一起來考量,如果它是重要的權利,我認為我們應該要支持,這是我的基本立場,而且我也同意李佳玟委員剛剛講的,就是說今天我們一旦設立這樣的機制之後,人民有人民的智慧。那我們在處理這樣子的過程裡面,我認為它反過來會幫助法院跟檢察系統去提升他們的工作品質,我認為這個應該是正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