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覺得要開放當事人直接請求評鑑,當然這是立法形成過程,當時的考量我們都尊重。我現在只是針對剛才尤委員說,那你要限制它的法理在哪裡?我要跟各位先說明,因為職務監督,個案評鑑是請求發動職務監督,它不是一個訴訟,我要先跟各位特別說明,它不是一個訴訟事件,它是請求有權監督這個法官或檢察官的機關的上級發動職務監督,最後決定要不要懲戒或懲處,它不是一個訴訟權。

美國加州之所以開放讓所有人請求,是因為美國沒有像我們屬於大陸法系有內部的職務監督,他們職務監督等於是沒有了,所以他們才在州憲法下面明定創立這樣的制度,然後讓它有懲戒權,所以它跟我國完全是不一樣的。那我們對於職務監督的發動,職務監督的發動有多管道,除了人民陳請,另外除了請求權人,也很多元,只是民間司改會所建立起來的信譽人民相信,所以大量的案子也流到那邊去。其實其他單位都有在做,只是民間司改會它的信譽讓人民相信說你可以幫我代言。

事實上我們在法院做過行政職的,我們一天到晚收到人民的陳情,法院內部也會調查,如果符合的,送自律的該怎麼樣,但是大多數的都是不符要件。內部都有在做,不是好像只有法官這個管道,其實多元管道都在做,只是外面的看不到內部的數字。所以剛剛司法院才會說,以後內部監督機制的數據是不是也都讓大家知道說,其實內部都有了,那你說開放當事人之後會不會浮濫?

我跟各位報告,我當第一任評鑑委員的時候,就有一個當事人代理人打電話到我辦公室跟我嗆,要送法官評鑑,然後把我跟他的對話錄音錄下來,寫成譯文再寄給我,那當然我是不引其名,那個也是很知名的人。那你說當事人會不會?會。我們之所以當時有那樣的考量,是因為怕說過度開放之後會侵害到它最根本的,就是審判獨立,讓法官畏首畏尾,那這個是它的附加會影響作用,這個是大家要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