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針對剛才賴委員的說明我簡單補充一下,在英美法系的法院裡面並不是沒有所謂職務上的監督,這個必須要澄清。在他們的法院裡面,不管是加拿大還是美國,我所看到的資料裡面它們都有所謂的首席法官,首席法官本身對於其他的法官是有職務上的監督功能,當其他法官職務上的行為有所不當,或者職務外的行為有所不當的時候,首席法官如果接到人民的投訴,首席法官還是可以透過職務上的監督的處理,去勸告這個法官、改善他的行為,甚至直接把他送到懲戒程序裡面去處理。所以我想賴法官剛才講說,英美法系裡面沒有這種職務監督我想可能是誤解。

另外一個,我想賴委員跟林委員剛才都還是沒有回答我的一個問題,就是說為什麼民間團體不管是律師公會也好,或者是司改會也好,要幫國家打工這件事情,還是沒有人回復。我說我們現在不要就這件事情來講,我們必須要說的是說,律師公會你就算說他是有公益性質,或者民間團體有公益性質,但是公益不等於你可以公用徵收、無償徵收人民的時間、人民的精力去幫政府做政府的事情,這個是不對的事情,我最後再講,如果說今天我們設立了評鑑機制,但人民沒辦法直接使用、沒辦法直接接近使用這個評鑑機制,那麼這個評鑑機制事實上不會受到人民的信賴,就是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