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這個問題,其實我們在個案評鑑的時候,確實發現了請求權人因為手頭上的證據資料不足,確實有這個問題。所以後來司法院也開放了,在修改法庭錄音交付的那個辦法裡面,都已經有開放……法院組織法已經有開放了。其實這個應該是一個老議題,已經都開放可以比較適度地拿到,而且這裡問題會涉及到一個個資使用的問題。因為請求權人,現在是民間司改會,還有民間團體或律師公會、或者是機關,那當事人他不是請求權人,當事人不是請求權人,那我剛說了,這個事件呢、評鑑事件,它不是一個訴訟事件,它是一個行政調查,通常我們在訴訟事件裡面有武器對等啦等等原則,那就是資訊公開、武器對等;可是這是一個行政調查,行政調查在還沒有完結之前,我們在一般刑案都要認定說有無罪推定、罪疑為輕,有利當事人的這個原則,那行政調查也一樣,監察院的彈劾法裡面、彈劾規定裡面有規定,在還沒有決定彈劾之前,這資料還是要隱密的。

所以如果基於因為送進去評鑑之後、請求評鑑之後,當事人不是請求權人,那他要請求這個法官有受評鑑事由,所以這裡其實只有存在這兩個人,一個就是原來那個當事人還有法官。但是,法庭的錄音它涉及到還有其他人,還有其他人的對話、內容,還有甚至他講的出生年月日等等個資都在裡面,那這個時候,無限制地給這些人會發生問題,因為我們現在已經發生,實際上發生,複製法庭錄音上網到網路上,這種情況已經出現了。現在司法院法院組織法已經有明文規定,司法院的說帖裡面也很清楚地交代了,現在的情況已經比以前寬鬆,你只要聲請幾乎都會給。

尤律師所提到的問題,應該是早期碰到檢評的那一部分,檢察官那邊不容易調到錄音帶,法官這邊、法院這邊其實都已經可以解決了,應該這個已經不是問題了。而且開放那麼多人,不相干的當事人都可以直接取得,那不得了了,那個對個資的侵害是很不得了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