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按照這個提案,當然是因應我們現在的狀況,就是說人民就是訴訟參與者他沒有那個光碟,所以他要去聲請評鑑不太容易成立,可是如果我們前階段,包括委員有主動立案調查權等等的事情,我們其實真的要去慎重考慮就是說,像那個程序監理人,他處理的是家事事件的問題,那按照法律規定,家事事件是不公開的,那我們現在諸如此類這些東西,因為他要去個案評鑑就可以調這些光碟啊什麼等等,然後這些東西你沒有一個控管機制,你不知道何時何月這些東西就散布出去了,那造成的傷害,你說事後再對這個人究責,其實我覺得那個都已經緩不濟急。因為你那個有一些東西,你不能為了那個個案評鑑,然後好像他的權利就無限大、都應該盡可能包容。

我反而覺得說,譬如說以證人這件事情好了,證人可能因為他比較沒有參與訴訟,他可能只有一次,那可是通常證人這種會來聲請評鑑也機會很少,他今天來聲請評鑑了,那評鑑委員會的委員他可能會覺得,這個還真的滿特別的,他自己就會去調了,像剛剛那個賴恭利委員講的,他自己主動就會去調那個光碟來看了,我覺得這樣是一個比較能夠適度平衡隱私權或者是當事人所謂的請求評鑑的這樣一個權益啦,不應該是無限度地全部讓他們可以來聲請調這個光碟。這是我的看法,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