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簡單講一下,我五個一起講好了。因為我們剛才通過的,程序現在是人民可以直接申訴嘛,那人民如果可以直接申訴的話,事實上它會有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就是初篩,那初篩之後會啟動調查,那啟動調查之後會進入正式調查程序。那我是主張說在這個正式調查程序裡面應該要完全踐行正當法律程序原則,那如果要踐行正當法律程序原則的話,要包含以下的最低限度的程序保障:第一個就是受評鑑的法官跟檢察官要有一個完整的答辯權,那為了這個完整的答辯權,要賦予他充分的資訊獲取權,所以他必須要能夠請求抄錄、閱覽、複印或者是攝錄卷宗跟證物。

那第二個就是說,請求人本身,就是那個申訴人本身,他也應該有權到場陳述意見,那因為要保障他到場陳述意見的這個權利,所以一定程度上的資訊獲取權賦予他也是必要的。所以我主張說在這個部分,他跟受申訴、受評鑑的法官是完全一樣的權利,也就是他也有閱覽、抄錄、複印或者是攝錄卷宗、證物的這個權利。那當然司法院的意見我也有看到,它也是反對這個部分啦,但是我是覺得說,就程序保障的觀點來講,沒有道理獨厚一方而駁他方,這是沒有道理的。

那第三個就是說,受評鑑的法官跟檢察官還有請求人,都有權利獲得法律專業人員的協助。所以法官跟檢察官可以委任辯護人,那請求人這邊也可以請求委任代理人。第四個,評鑑法官、檢察官還有請求人,也有權請求評鑑委員會來調查證據;那第五個,就是不同意見書跟協同意見書的撰擬──這個部分我撤掉好了,因為我發現爭議非常地大,我先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