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就如我剛剛說的,這個個案評鑑事件它不是一個訴訟行為啦,它是一個職務監督的行政調查行為。那這裡不要……如果說用美國那一套東西,因為它最後是直接就要聽證、然後要懲戒,你把它當作說類似訴訟行為武器對等、資訊公開,那我可以接受,台灣的不是。我們都還是在行政調查,有沒有責任都還不明之前,那我們要清楚說,被調查人是誰?是法官、檢察官,就類似刑事案件的被告一樣,在刑事案件裡面,程序正義是保護誰?保護被告;在這裡呢?調查對象的程序正義,也是保護那個被調查的法官、檢察官,因為還是要無罪推定啊,還是要無罪推定。整個證據確認之後做成決議。所以如果要保障程序正義,應該是保障那個被調查的人,而不是保障調查以外的人。

那剛剛尤委員說,如果提示、法庭上的提示,因為我們現在不要用法庭上提示,大家都以為說法庭上……就是這個啊,跟法庭訴訟一樣,其實不是。評鑑委員會在調查的時候,一般如果你有依照規定,一定要有事實跟證據才能夠請求評鑑,評鑑委員會依照你的所提供的事實跟證據,除了現有的證據直接調查之外,他還依法可以職權調查,我們現在還擴大他的調查範圍,也就是這個時候呢,如果說我們每次都說檢察官是打手,評鑑委員這個時候也是打手。

假如我們用偏激的用語的話。評鑑委員是蒐集所有法官不利的證據資料,除了你請求權人提供之外。好,那他除了提供的調查之外,因為我們現在允許讓法官要有防禦,所以他可以閱卷,那請求權人呢?如果你要的是錄音帶、法庭上的對話,這些部份呢,評鑑委員會會做成譯文,他的提示不像法庭上說「來你看一下」,幾分鐘、幾秒鐘,讓你看,他是依照……我們第一屆的作法是請請求權人直接到評鑑委員會來,我們做了這些錄音帶譯文跟錄音帶,你就全部聽,讓你聽,全部聽完、確認。

我記得我那一屆有一件案子,當事人這個受評鑑法官是家事法官,當事人沒有任何資料,只說法庭上法官講了哪些東西有問題,那因為沒有任何證據資料,我們就去把法官的那件案子的開庭所有錄音帶全部調來做成錄音譯文,找那些……找不到當事人所說的法官有講那樣子的話的內容,然後再請請求權人,也就是民間司改會,派代表來全部聽一遍,最後這個案子他撤回。

所以其實它那個提示不是像法庭上那樣子這麼簡便,是很慎重的,所以我們不要用法庭上的調查跟評鑑委員會的調查把它結合在一塊喔,因為我們現在用那個……就是說法庭上的就是虛晃一招啊,評鑑委員會是很慎重的,這個是很慎重的。所以其實就這樣子而言,請求權人其實阿還有當事人,其實必須要閱卷權,因為這個案子到底最後會做什麼決定不知道,當你閱卷之後,這些資料外流,其實是一個傷害,假如最後是不付評鑑、請求不成立,那這些傷害都已經無法再彌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