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那個時效的部份的話,在我們的書面意見有特別提到,在第十六頁的地方。這個部分關於檢察官的那個職務內的行為的話,因為有一些檢察官他的行為,譬如說在他所做的那個行為不是對外發生的時候,譬如說簽結的情形,那那種內部行為的部分的話,或許到一段……就是說他那個時間不像你如果起訴的話,進到法院去那個時間可以馬上看得到,但如果說是檢察官內部的一些行為的部份的話,職務內的行為的部份的話,那這個時候不是像起訴,我們可以馬上看的到,所以在時效上面的話就把它再延長一點,當時我們的考量點就是以說辦理完這樣子的事務之後,外界到底會不會馬上去做知悉,那用這樣子去做一個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