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那以下我就用很簡短的時間來跟各位委員來做一個有關這個法律人養成訓練的一個報告。那首先在,因為個人以往也有參加過這個類似的,不管是這個法學教育的改革或者是,尤其是公司法相關的修正的一些處理。那感覺上這個在相關的討論的時候,這個在臺灣經常會有這個所謂的「法系之別」的這個問題,那不過呢,我們要比較仔細的去看的話,其實通常在這種討論這類的問題的時候,到最後可能也不見得是這個法系的這個區別。那因為經常可能對於這個個別的制度的這個理解,可能很多人會認為說這個某某制度就是什麼法系,那可是這一類的東西經常都是出於這個誤解。那這個詳細的討論請各位可以看今天報告資料第3-5-3頁以下,個人有關的這個紙本的這個說明。

那第二點是,這個制度變革。那經常會處理的問題就是說,這個到底要怎麼樣來進行這個制度的變革。那這個時候雖然說「法系之別」通常並不是這個改革的重心,可是呢,這個確實應該要考慮到制度變革,尤其是新舊制度變革跟轉換的「成本效益」的問題。那這個部分會牽涉到說這個,就是在做這個制度變革的時候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有一些什麼樣的「成本效益分析」來處理這個議題。

那另外呢,另外一個可能也需要考慮的事情是說呢,尤其是跟這個法律相關制度的這個安排,這個如果說,這我報告資料的第一頁有引述這個John Rawls的這個一段話,就是說怎麼樣使這個,如何能使社會最底層的民眾,能夠對他們做最有利的安排,這個其實可能是在處理制度變革的一個幾個重要的理念。

好,那針對這個會議提到的幾個具體的這個問題,以下來做幾個初步的說明。那首先是針對這個議題一,就是這個貫徹審檢徹底分流的這個問題。那首先,必須要個人的一個初步的看法是說呢,審檢分立跟這個所謂的在教、考、訓、用這四個階段是不是要這個審檢或審檢辯要怎麼樣來分立或分流,這個其實並不是有一個有什麼必然關係的事情。那因為這個如同這個剛才很多這個專家,以在座各位可能都已經知道,就是說,譬如說,以這個德國為例,德國這個審、檢、辯在教考訓上面大幅度合流的。但是呢,這個教考訓的這個合流,並不代表說該國對於這個人權保障,或者是司法裁判,或者是這個起訴,或者是不起訴的品質就一定優於或是劣於其他的國家。

那所以說呢,從這個角度上來看呢,其實這個「審檢分立」的這樣一個憲法上的要求,跟這個教學、或者是考試、或者是這個訓練、或者是用人的分流與否,其實在無論是在理論上、或者是在實際的這個各國制度的考察上,其實並沒有什麼必然的關係。因為如果說這樣子的話,可能就要考慮說呢這個,在分流的這個部分是不是甚至可能要考慮說在法學教育是不是就有需要合一或者是分流,甚至譬如說,這個律師跟法官這兩個彼此對立的職業是不是也需要在什麼樣的階段就分流。那所以說呢,在這個地方呢就會變成說呢,這個審檢的分流或是審、檢、辯的合一或分流其實跟訓練或者是考試,或者是訓練可能並沒有,不是一個什麼在邏輯上或者在實證上一個有必然關聯的一個議題。

好,那所以從這個地方就進一步來處理一個第二個議題,那大概幾位這個法界先進也有提到,就是說呢,這個專業資格的這個一體化,基本上呢,在臺灣幾個這兩個主要的法律繼受國,也就是德國跟美國基本上都是採取這個單一考試來就取得一個這個主要的法律職業的一個資格。那這個地方呢,這個在我個人看來這個基本上並不是一個這個單純的理念上的問題,那主要其實還是說呢,一個「成本效益」的考量。就是說呢,如果能夠用這個單一的考試呢,就能夠取得幾個在功能上或者是在知識上,或是在職業經驗上,都差不多的幾個資格的話呢,這樣其實無論對於這個考試的主辦機關或者是對於考生的負擔而言,這個應該都是一個比較簡便的一個做法。

好,那至於第三個議題,第三個議題就是這個一體化的這個考試資格,那跟這個職前訓練的這個關係。那如同前面提到的,就是說這個一體化的資格跟這個一體化的這個職業培訓其實可能並沒有什麼必然的關聯。而且這個地方牽涉到的是這個職業屬性在實務上的一些重要的差異,尤其是說公部門的資源要怎麼樣補助私人職業的一個議題。那另外如同剛剛幾位法界先進也有提到,就是說呢至少在目前的這個司法官的這個或法官學院的這個部分呢,至少我們可以考慮大幅度的降低這個集中地點訓練的時間,好。

那針對第四個議題就是說呢,全部由資深律師來選任這個法官的這個議題,那個人的意見也是基本上採取說呢,雖然說這個目前很多國家採取的制度是這個考試訓練合格之後就可以擔任職業法官。但是呢,這個法官做為這個司法體系的這個最終的決定者,好,應該需要有比較多的這個當事人的經驗,所以應該可以考慮逐步使這個法官由資深律師或是資深檢察官進行選任的一個做法。

那對於第五個議題就是這個,「學士後化」的這個議題,那這個無論從這個,就促進這個社會階級的流動,還有法學教育的成本或職業品質的,或者是做一些初步的比較的話呢,學士後法學教育制度並沒有比大學部的教育制度享有更多優勢。那至於說,這個實務課程的話呢,個人當然是贊成,但是呢,對於這一類的這個實務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