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這個題目,不只一個啦,主要是想請教司法院這個秘書長,呂秘書長,當然如果蔡院長跟周院長一起也有表達,我非常感謝。第一個我很肯定這個,我還是針對剛剛我看到的呂秘書長的報告,主要從這個角度出發。第一個我很肯定這個中間一點,就是對於那個候補的檢察官或者是法官的那個助益,也就是說要加一個五年的時間進去,這個可以延長那個法官的歷練的重深,這件事情我覺得是非常值得注意的方向。

其實這裡面我也講一個相關的問題,我想實務界對於律師有同樣的,同樣的顧忌啦,我這樣講。我們在實務界真正知道我今天假如有一個新的律師來,是完全沒有經驗的律師來,我們事務所就是,基本上合夥制的事務所大概不會在前幾年放心讓完全沒有經驗的律師就跑出去單獨的、獨當一面去面對當事人。簡單來講,「保障當事人權利」,也是考慮律師事務所的責任,因為他所做的任何決定事務所都要負責。

那我現在就是在講說,如果這樣年輕人連事務所都不敢放心的話,我們該不該同樣的,這樣子的人就跑去做法官或者是檢察官,所以這裡頭其實律師也是需要一個養成。但是我必須要說,有很多在我們現在的制度考上了,其實你拿到資格了,你受過那個律師訓練了,其實制度上、理論上就讓他可以一個人面對當事人,他如果今天沒有任何其他的資深律師可以這個指導他的話,他當事人也就面對的這樣的律師,所以其實那個候補阿,我必須要說在律師的這個問題上是相同的,要有考慮的。這就跟剛剛張委員講到的說,所以律師你要不要讓他去歷練,如果是「公設辯護人」的話,他應該也要有資深的公設辯護人帶他,如果今天進法扶的話,那他也應該要有資深的律師帶他,而不是說到了法扶、到了公設辯護人,他也可以自己就獨當一面來單兵作戰,我覺得這是我們思考的應該是一樣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我比較對於呂秘書長講到這個裡面的題目,我想提出來的一個問題,這裡面講到那個訓練的流程,我講一句話希望大家不要覺得我是在這個蓄意的怎麼樣,但我真的擔心那個訓練的流程,在「司法文化」上會有一個很糟糕的文化。就是它太多的訓練單位是公務部門,於是那個司法審查的功能,在這個訓練完了以後就會失去了。因為它受訓的時候全部都是公務部門,然後出來以後叫他做司法審查,他就會很簡單的就side up,他就會跟著公務部門走。那這個訓練的過程,我覺得這是在文化上是重要的一件事情,這一點是不是……我想特別特別要提出來。

那麼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剛才對於王照宇的,王教授的那個說法,我覺得這裡面講那個三合一、二合一,我們就我所知,我們全世界很少看到,要就三合一,要就分開,把審檢合一,律師分開的,這個在我來看是有問題的。那因此那個邏輯是對的,並不當然是那樣,但是結果是導向這一項的,在我來看這個中間好像是很值得,很值得參考的。時間到了,如果我有其他問題,我等會兒再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