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剛剛有被問到的大概就是說這個,李委員問那個貸款的部分,因為其實這個在我們的瞭解啦,因為這個牽涉到日本那個法科大學院的改革增加了那個在學的那個期間,增加在學期間之後那個人就一樣,大學畢業之後你增加在學期間那個經濟負擔會增加,尤其是這個時候你成年人嘛,什麼事都要依靠家裡這會有困難。

所以其實它這整個制度,剛剛講到整個制度是牽扯在一起的,所以為什麼這個貸款之後,人家意願會降低?因為它後面還有一段時間你都沒有薪水的這樣子,那以前它日本是有的,這個我講一下。然後再來就是說,剛剛那個陳欽賢委員有問到說,合分到底有什麼好有什麼不好啦。在我們的報告裡面,監察院、立法院都曾經主張分訓,那分訓有什麼好處?它就是更專精,時間、花的時間,同樣的東西,他可以學的東西自己部門的更多,比如說法官學法官,他不用到檢察官那邊去繞一圈這樣子,那檢察官的時間當然也更多這樣。那好處是什麼呢?就你合在一起的好處是什麼?可以見多識廣,說實在的。但是見多識廣之後到底後來有沒有什麼大用,那可能就是因人而異了,這會不太一樣啦吼,這個是報告的。

那另外就是說,剛剛張委員有提到那個擔任「公設辯護人」、「法扶」這些,因為那些都牽涉到律師,我們怎麼好隨便幫你做決定呢。應該律師公會要帶頭出來討論這個事情嘛,由司法院來跟你講說要怎麼樣怎麼樣,但是在剛才蔡院長的報告裡面其實有這種思想啦。就是說政府培育沒關係,但是因為你以後可以做這個公益的回饋,這種公益時數的回饋,有這種想法,以前也有提過啦。

那為什麼說這個律師跟其他的專門職業不太一樣,因為律師法第一條其實很明白,它不是說在我們想像中的其他的那個好像比較為私部門,律師的功能裡面,它其實法律上的要求,它有很多是公的,它不是完全是私的。我們是找這個理由啦,找這個理由說律師其實也可以用公費來訓。但是其實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在那個預算啦,就你要投入多少的成本來培養這樣多,尤其現在一年九百個耶,現在一年九百個律師,恐怕我看連實習都不好找,何況是政府部門或其他的部門,或者預算這樣子。以上就我所知,不知道有沒有漏掉哪一位,有的話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