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各位委員的詢問,那我就是按順序來回答。首先江元慶委員有提到說,我們那個人文素養課程排十六小時到底能做什麼?我承認,沒有辦法改變一個人什麼。但是各位可以看到,從我們提供的課表裡面,真的是形形色色,想到的那個……我們認為一個司法官需要具備的什麼元素都在裡面,那是因為長期以來,各界就是認為你要這樣、那樣。那最近我們剛召開一個新一期的司法官的課程諮詢會議,大多數的、我們的院外的委員,外部委員,都建議我們這種課程刪掉。他們認為說,司法官學院的這個職前養成教育,這個時間應該以培訓一個新進的司法官基本的適任的能力為主要,那這些課程應該在大學法學教育或在哪裡,它不是十六個小時,或者是再增加十個小時、變成二十六個小時,就可以讓你的人文素養變好的。所以事實上我們也在檢討這個,那未來的方向我們也希望就是說,增加第二階段實習的時間,然後縮短集中上課的時間。

那第二個就是陳欽賢委員詢問說合訓、分訓,其實這個部份我在我們的書面報告有寫啦,也許寫得不夠清楚,我們是主張不宜分訓的,分訓是最糟糕的一個方式。那合訓呢?我們提供了一個非常多的外國的考訓制度的立法例,當然如果各位有看的話,絕大多數的有考試的國家,他們的訓練就是合訓,那大概這是一個主流的方法。那合訓呢,我們最大的好處就是說,讓我們的司法官他可以有不同角度的視野嘛。你當一個法官不要從頭到尾你只知道審判的事,當一個檢察官也不要你只知道檢察官的角色在做什麼,當律師也是一樣,當我們這個法槽三方各自曾經轉換角色、去看對方的時候,其實你判斷事情的標準會有不一樣、角度會有不一樣,不會很本位。那所以我們的想法是,最好律師能納訓,就是說他也可以比較體會法官或檢察官在做決定的時候,他面臨了哪一些抉擇或者是處境。那所以三合一考訓最大的問題,就是剛才講的成本跟事實上執行的一些問題。

那合訓有什麼缺點?我看到大家在批評比較多的缺點就是說「你們這些人把他關在同一個地方,大家都什麼學長、學弟相稱呼,好像血濃於水,大家將來是不是辦案就會互相包庇了?」那我看那個王照宇律師他的報告,如果這樣想的話,那大學法律系是不是也要分流?因為我們進來的學生,很多在大學法律系就是學長學姐了、就是同班同學,這是非常緊密的一個關係,所以我不認為說有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想這個事情。我認為說合訓優點絕對比缺點多,尤其是我們這麼鼓勵多元進用,那司法官的視野寬廣是更重要。

那最後就是說有關於NGO的實習的部分,因為它時間很短啦,就是說其實很多NGO我們會發信去邀請他說「你是不是可以提供實習的機會給我們學員?」其實發信出去有的都是會拒絕的,因為它資源或者是它人力上沒有辦法,所以它還有很多的變數。還有就是去的時間太短能夠做到什麼?所以未來這個部分,如果我們的實習的時間加長,是可以做一些改善的。

那蔡元仕委員提到,三合一考訓的成本,我簡單講好了,我們經過現在就是說,以我們現在經費編列的狀況,一個學習司法官在學習期間,他的生活津貼大概每個月四萬三千多,然後加上其他的行政成本,就是我們支付給他培訓的業務費,加起來平均一個人兩年要花一百七十萬多一點,一百七十萬六千多,一個人,那所以一百個人大概就一億七千多萬嘛;那如果說我們要一千個,就十七億,就大概是這樣的。那這個是不小的一筆經費啦,一定要認真考量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