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那針對剛才的幾個問題,我這邊做一個簡要的說明。有關有委員提到這個公設辯護人或者是法扶律師是不是要納進來?那依我個人的理解,其實這個……在目前應該公設辯護人的招考應該是逐漸……人數應該是很少啦,那至於說法扶律師的部分,在我看來應該就是跟一般的律師一樣,做同樣的處理,應該……我目前的了解是說,大部分國家的制度應該沒有特別把公益律師,或者是所謂的法律扶助類似的業務跟一般的律師在考選或訓練上面有特別分開來。那這個是就我所知的一般大部分國家的狀況。

那另外有關法律人的人文教育的這個部分,那如同剛才幾位先進也有提到,就是說這個其實可能不見得是在司訓所或者是在這個法官訓練、或者是司法官訓練的處理的問題,應該是一個大學法學教育的問題。那所以這個部分呢,也請各位可以參考個人報告資料的第六點的這個部分的一些建議。

那至於說李念祖委員剛才有提到的,到底是律師跟審檢的訓練合一的這個問題,我個人的想法是說呢,在法官的逐步地採取說由資深的律師跟檢察官選任的情況之下處理,所以說與其說是審檢合一,然後辯分開來,不如說是檢跟辯各自有各自的訓練方式,或者是說雖然說……比如說以個人的了解,比如說,個人雖然也曾經在德國跟德國實習律師有一些工作過,以我的了解,其實我個人對於比較長時間的訓練,其實個人還是有一些疑慮。因為以我的理解,其實至少在美國的制度,其實基本上律師的實習呢,至少大致上是在升大學……升法學院三年級的這個暑假在處理,那之後可能也沒有所謂的一個大規模的律師職前訓。那所以說在這個地方呢,到底是應該要怎麼樣做處理?尤其是牽涉到畢竟律師……雖然說如同剛才也有先進提到,律師當然是依照律師法的規定,他是有公益的功能,可是呢,這個公益的功能是不是表示說他能夠無償地,或者是說需要受公費補助一個很長時間的訓練?這個我個人還有一些疑慮。

那至於說剛才有幾位先進提到的合併訓練的問題,就是審檢辯合併訓練的問題。那這地方可能會牽涉到因為這個……至少就我的了解,在德國的_________,就是這個完全法律人的訓練,其實並不是一個以單一的集合性的訓練作為基礎的一個方式。所以說,我們也不要把合訓好像想像說律師就是好像一定跑到司法官訓練所或是跑到法官訓練所一樣去做一個處理,所以這個部分,到底實際上是怎麼執行,可能我們還需要多思考一下。好,報告到這裡,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