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第一個針對張靜委員提到說,我們這個歷練,可以先充當公設辯護人這個問題,基本上司法院是贊成的。不過這個當然也會涉及到李念祖委員提到說我們這個歷練的過程裡面,公部門太多,所以張靜委員提到第二個,到法扶律師先去歷練,這樣的問題,那跟高茹萍委員提到的,到NGO去歷練,這樣的問題。那在這個地方,我們也考慮過,在候補期間,因為期間有五年嘛,要不要讓他們去擔任律師的歷練?就這個問題,好,我們考慮過。也有不同的聲音啦,認為說,因為你在候補期間你已經算是具有公務員的身分了,而且掌握審判,啊你又到律師事務所去替當事人來辯護,可能角色上不宜。所以這個是有考慮的,那不管你是擔任法扶的律師,或者是一般的律師事務所。當然這一塊對於法官的養成是很重要的,也就是說,讓法官體會一下站在台下的感受,這個是很重要,不過這個角色如何來調整,是需要一些比較多的考量。那至於說在候補期間五年裡面的兩年到NGO團體去,我想在未來的規劃會把它列為很重要的參考,因為這個比較沒有角色的衝突。那麼這個是第一個問題。

那麼陳欽賢委員有特別關心,如果按照我們新的規劃,五年內,候補法官是不辦案的,那這樣對於法官人力會不會有衝擊?是會有衝擊的。所以我們有幾個因應啦,第一個,在這段期間,我剛才已經報告,原來律轉的還是要繼續來推動;那第二個部分就是說,法官呢,擔任候補法官期間有三年負責草擬裁判書。那麼這個工作能量呢,可能可以抵法官的六成左右啦,可能可以抵法官的六成左右。那麼第三個呢,因為司法院已經編列預算,希望在三年內,三年內每位法官都有一位助理,尤其在地方法院啦,目前是每一位法官只有0.8位,所以透過助理的增加呢,應該可以彌補這樣的一個人力的空窗期。

那麼剛剛補充一點,就是說幾位委員,尤其蔡元仕委員特別提到,這個三合一的,如果由公費來負擔,成本有多少?那以司法院辦理律師轉任法官來看的話,現在每一位律師轉任法官呢,他每個月的津貼是四萬八。那假設以六百--假設我們將來考試錄取六百,那已經很少,六百的話,那每月大概國家要花兩千八百八十萬,那每一年呢,十二個月,要三億四千五百六十萬元;那如果按照現在的人數九百人的話,那每一年國家要花五億一千八百四十萬塊錢。這個當然是國家財政要有一些考量。不過這裡面,如果將來可以用律師義務辯護,其實也是可以的,也就是說要求律師要擔任相當時數的義務辯護,不再支給辯護費的話,我想從國家整體的財政來看,也不是沒有可能的。這是我個人的一個補充,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