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這不大有道理的啦。法務部在既然是作為政府律師,是所有政府意見的政府律師,不是只有單純刑事訴訟而已。所以法務部如果願意的話,其實在公訴人的這個角色擴大到政府律師,或許是一個考慮的方向。事實上從整個比較法來看,法務部在整個公部門的角色,相對於其他部門而言,相對地比較法上是比較低的,權力也比較少。

最後有一點,其實涉及到一個基本的問題就是說,法務部除了在公訴人以外,另外涉及到偵查主體部分。這是以美國法為例,美國的司法部長,大家都知道,同時有個案的偵辦權力,事實上美國司法部可以直接指揮司法警察。這是個有趣的一個問題,就是說美國的一般的檢察官只是擔任公訴人,但是美國的司法部不但可以……司法部長可以指揮司法警察,而且他對於個案的偵辦也有權力,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相應的調整。

但重點是,美國的檢察官並不是職業的檢察官,重點是檢察官的體系、人事任命全部掌握在誰的手上?檢察總長的手上。所以如果要相應的這樣調整的話,適度的人事權一定要釋出,釋出不是只是內部什麼票選而已,必須由另外一個機制、類似法國的機制,有一個公正、中立的憲法機關負責人事,換言之,你整個檢察官內部的考評、升遷不是既有權利,實質上有權力掌握個案偵辦的人他同時負責偵辦又負責人事。簡單來講,剛才有一個話要稍微修正一下,法務部現狀就是它的權利相對於外國法是比較低,但是就人事權而言不然,特別是針對先進國家,德國雖然不像法國有個憲政機制主管人事權,但是德國的檢察權是分權的,地方跟聯邦是分權,並不是一條鞭,所以這個前度下,人事權跟其他權力是分開的一個重要關鍵。

所以我建議,這個問題今天或許可以不用做決議,而且需要更多的時間再做討論,換言之,我們也許必須將目前檢察官定位的問題,至少跳脫目前行政官跟司法官屬性,另外,至少偵查主體跟公訴權具體的權限到底我們希望哪些權力檢察官應該有?而且事實上整個檢察組織,甚至法務部的組織設計,都必須一併地探討。那以上,簡單地報告如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