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簡單來做一下……我也要跟主席說聲抱歉,我誤會了,因為原先是說依附在張姓委員的這個提案底下進行討論,讓我誤以為是針對這個提案本身所做的議論,那這個部份我就會有意見;但是如果附隨在我們原先的議題底下去當成是一個論點的話,那我倒是沒有,那顯然是我現在太心急了有點說……那有一部份要澄清的是說,我完全贊同於林老師的看法,但是林老師也有一部份誤會我了,我的發言倒不是真的出於檢察本位。確實沒錯,我們的檢察官,你看,我們的兼具偵查主體的身分,同時我們的起訴裁量權是最小的,也就是代表說兩邊蠟燭燒,他蠟燭兩頭燒,所以他會變成全世界最辛苦的檢察官。好,那換過頭來,回過頭來說,就是說,對我檢察官來講,最佳利益是什麼?我什麼強制處分權都不要,最好傳票都給法院去發,案子辦不成我最好不是嗎?因為我的工作才叫做減量,但是我擔心的顯然不是這個問題,所以我要先做一下澄清,那詳細的我們如果有必要再做申論,我想就不要浪費大家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