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所謂的獨立的機關,在歐洲還有其他受歐洲影響的國家,都是有一個叫做司法委員會在處理人事的問題,尤其是高層的人事的問題。這個,林委員的……在第二頁有一個說,第一個的最後兩行,「對台美的偵查階段、偵訊制度比較,強調美國檢察官無類似我國檢訊制度外,必須由該國由司法警察偵訊,這個制度優劣一併進行分析」,你有沒有答案?如果有直接說,分析再說,因為我們在這裡比較希望知道有哪一種見解。

那還有一個就是,法務部於檢察總長地位的角色,這剛剛您就已經提過了,這裡面顯然就是……我記得在去年秋天的時候,有一個議題就是檢察總長跟法務部合一,這是美國制度,那這個制度意義在哪裡?尤其你提到德國,其實德國的司法部長有指揮權的、有指定權的,不是像我國沒有的,所以我們的有些制度說我們是學哪一國,這個實在很難說。

然後藉這個機會我要澄清一件事,我在報紙上,好像媒體有哪一段說我主張什麼檢察官是行政官,對不起我要特別澄清,我到現在為止沒有對外主張過檢察官的定位是什麼,從來沒有過。特別希望檢察官跟法官要率先表現嚴謹,我到現在為止針對法務部提供的資料只講一件事,如果你們要主張行政官,請你們學義大利或法國,不要把德國人拖下水,我只提供德國的正確資料,如此而已。那因為我自己留學德國,如果有人跑出來說,為什麼對那個資料你一點都沒意見?我會覺得那我就要負責任,我很丟臉。那我的資料的正確性,我是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我才會提出來,然後如果繼續要辯論說德國的書上怎麼寫,那我都準備好了。不過這兩件事,我必須要這樣澄清,現在我要繼續說的是考試這件事。

我基本上認為,真的,考那麼多次的試,浪費人力、物力。我們為什麼不一次考試?對於我們法律上需要什麼人才可以供政府部門用的,比方說法制人員的、可以當檢察事務官的、能夠當法官助理的、檢察官助理。因為司法院提出來的案子是說……我要這樣子,講完,那等下我要另外議題再講,不然我會時間不夠。因為這裡面牽涉跨好幾個議題,可不可以要求兩個發言?因為我是要講跨兩個議題的。那個什麼……糟糕,要講快一點,不然來不及。

就是,法官助理依照司法院的意思好像是說,要讓第一次考過試的人,然後有些是去當法官助理等等,換句話說,在這裡會有一個問題……雖然這樣按,可是我只有用四分鐘而已。會有一個問題就是,好像說有些人的程度不需要那麼好、有些人程度需要很好,我覺得這是不對的。我們如果能夠考一次試,讓這些人具備基本的資格,然後當你要去做另外一個角色的時候、在那個進出的時候,他需要具備什麼資格?比方說法制人員需要行政法多一點,那就再加一個,給你一個那樣子的考試或什麼的機會,然後讓你能夠去擔任那個職務,我覺得這樣才對。所以我們現在考多少的試,只是多收報名費而已嘛,根本就是浪費人力、物力嘛。所以我希望這個考試一次,那些人基本上通過那個考試就可以,將來也能去當檢察事務官等等、等等,至於他們能不能從檢察事務官、司法事務官然後進一步變成法官,這個還有一套內部的,就是說將來還有一個遴選制度,讓他們也能往上去,這樣才對。我們人才不是只有在一個地方挑,一定是全面的挑。

那至於合訓,沒有合訓這件事。合訓完全是我國的思想控制,對不起我要直接這樣說,弄出來的。德國是你考過了之後就到各處去訓練、機構訓練,要這樣才對,這哪有合訓的問題?而不是大家叫來,然後精神教育,然後排隊、升旗,然後就這樣一路……然後還要打操行,沒有這樣子的事情啦。就是你不訓啦,根本就不是合訓,是分到各個機構去訓練。那NGO,我要說,NGO本來就苦哈哈,NGO要有一點創意,不是這樣訓練的,不是這樣實習的,用個案實習,比方說,我們現在NGO現在要去抗議哪一件事,然後告訴他,讓他能夠參與,這樣就算沒有辦公室也是可能的。其實這都是……包括說什麼去律師,我相信那都有方法可以做到,就是你要不要去想方法而已,而不是說這一條路不行、那一條路不行,如果你要廣泛的讓他有經驗,這絕對可以創造出來。好,先這樣。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