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們請吳律師。

吳光陸委員;

跟陳法官報告一下,你講的好像跟我了解的訊息不太一樣。沒有說一定要六十分,他是說有一個基本的分數,但是沒有說一定要六十分。因為我們目前是以一定的比例來錄取,比例來錄取以後,造成平均分數才四十幾分就錄取了,所以程度很差,很多法官也批評說有的律師程度很差,我自己也碰過,開庭的時效都搞不清楚的。所以是有一個基本分數,但是另外還有其他配套措施,這是要說的。

第二點,就是剛剛針對主席說的訓練,因為我們律師也有訓練,那我也要說一下我們律師訓練沒有什麼升旗不升旗的問題,我們就是純粹是一些基本的課程。或許主席認為說不需要訓練就可以執業,有的律師是這麼想,但是我們當初會有律訓,是我們林敏生理事長所努力爭取來的,而且事實上是有需要的,因為很多律師從學校出來,或者是說雖然有在社會上做過事,但是對於實務上的運作到底還是有一段距離。而且事實上我們的律訓的課程,是分兩個階段,第一個上課一個月,後面實習五個月。當然我們這一個月的課程、上課的課程,實際上是非常不夠的,我們自己在全聯會都有再檢討過。以我們法官來比,法官是兩年,我們才六個月,這個新兵就上場了,其實都是送死。

所以在某種程度來看,我要報告的是說,基礎的訓練,我們不要講訓練好了,講訓練有一點難聽,基礎的培訓是很重要的,而且這個課程我們也希望能夠加到兩個月,其實一個月是很不夠。但是也有些新進的律師,我們在開檢討會的時候也提到,說為什麼要培訓,他認為他馬上就可以開庭,甚至有的實習律師說他馬上就可以開庭了,我只回了他一句話,實習醫生馬上可以開刀嗎?我看今天家屬跟他講今天是實習醫生給你開刀,我看那家屬都要跳腳了,病人都從床舖上跑掉了,不太可能嘛。所以我要跟主席、也要跟各位委員澄清一下,其實適當的培訓是很重要的,而且以我的看法,我們律訓也不會去做思想的控制。

再過來也報告一下,國文要不要六十分當然見仁見智,但是國文是不是要考試,我想不是思想檢查,國文還是需要嘛,尤其我們從事律師實務工作,你就要寫東西啊,你不要寫了一個狀子,寫得連通順都達不到,對不對?法官看了很拗口,我們自己看到也很拗口,尤其我們現在講的是說要白話文,那你要白話的話,那你律師寫的狀子如果不夠白話的話也是一個問題。所以報告一下,簡單這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