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喔。那其實關於司訓所課程的進行方式也還是可以討論,因為籌備期間,有委員就認為,你們認為沒有問題的司訓所的課程,在另外的一個角度來看,有人用「痛心」來形容……那我只是這樣提,你不用再解釋。現在我要說的是,我剛剛講沒有講律訓,但是說律訓,我認為這就是因為我們審檢有一個訓練,所以就會相對從那個想法也會有律訓。我剛剛講的都不是說不要訓練,而是到機構去訓練,如果要做的話,說不定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德國還有一個所謂的律師署,它是一個公法人,它才是管理所有律師行政的。比方說,我不是說我不要成立,而是說,你們每一個人去哪裡訓練,或許應該有一個機制是說,這些訓練的人要有機會大家共同聚在一起來反映他們在訓練過程的問題,有一些是如何解決的那種機制,但是這不叫作合訓,那訓練就是到機構去訓練,這樣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