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問一個可能跟顏厥安老師提的表有一些關係,就是好像那個一年六個月的一體化的實務訓練,我不知道顏委員的想法,就是說這個職務訓練是不是還是等於是,現在是說審、檢、辯三個實務訓練要一體化,可是那個意思還是合訓的意思嗎?因為剛才其實我稍微跟蔡院長稍微討論了一下,很希望其實是剛才召集人所提到的,就是合訓的概念我覺得是很需要好好的去想,因為我們之所以認為審、檢、辯他們的,就是都停留在自己一個法律人的世界,然後我們剛才也一直強調說,很希望他們能夠走出他們法律人的氛圍。因為如果再結合我們之前第二組一直討論說,很多問題其實都是出在關於事實審的時候,為什麼一到最高法院都還有五千件解決不了?

就是好像很多問題其實都跟認定事實有關係,那這個也跟酐像那個顏委員之前稍微有提到說,你可能學了很多的法條、很多的原則、很多的理論,可是你事實上怎麼運用這些東西在認定現在哪一件事情是事實?就是這種應用上面其實常常是出了問題,但是你如何去認定?其實很需要你很多背景的知識,那個背景知識其實不是說,因為基本上我作為一個學院人,我可能對於一個販毒的世界、一個使用毒品的世界,我是幾乎可以說我要怎麼去了解?

那你可以說文學當然可以提供某一部分,然後可能想像力也是有關係,但是你必須要有一個很擴大世界的,你對於角頭、你對於地方的生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了解,了解到很local的?然後法官或者檢察官你有沒有吸過毒?對不起,奇怪。但是你沒辦法了解,我的意思是說你沒有辦法了解,你沒有辦法了解他是這種,你就是從外面去做判斷,然後我們的階級就會造成一個很大的gap,讓我們了解那種處境,那這就代表說這是需要非常非常多的一個背景知識,然後這個背景是很需要讓你去做認定的時候,協助你去看到那個真實是什麼。

所以從這個角度我就會認為說,我覺得那個多元的觀點去認識多元的生活,這個其實比你真的就是說在那邊上課,或者是精神,然後純化、純淨你的那個,那個其實,你知道其實很多人最純淨其實就是希特勒的計畫,就是他最純淨,因為他的邏輯最緊密,因為最沒有內容,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我覺得很希望院部是不是也考慮到整個訓練的方式?然後我同樣的問題也問一下顏委員,就是,那是不是這樣的一個實務訓練?而且為什麼是一年六個月?因為剛剛好像都是提到兩年。然後這個是不是能讓它更多元?院部有沒有考慮使它多元性可以增加,然後同樣問題也請顏委員回答。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