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簡單補充一下,身為一個司訓所導師兼講座,就是說司法官學院早就沒有思想控制這件事情。我總是是被人家誤會說,是不是我們進去之後就被鐵絲綁起來,然後就不斷在我面前洗腦,其實早就沒這回事。現在學生其實也不吃你這一套,反而在這個多元的社會裡面,你要控制誰的思想,大概馬上就在fb上面出現了。光看看陳法官跟我大概就知道這思想控制顯然是不成功的,所以其實沒有這一檔事,但是我的傾向還是比較認為說,這個機構內的,我不喜歡用「訓練」這個字,這個機構內的教育或者是養成有沒有需求,其實它是卡在一個關鍵,就是我們法學教育跟實務有多少落差?因為截至目前為止我的觀察,大學或研究所之前的法學教育跟實務還是有相當的落差,對實務上面所運作的各個制度、流程,以及相關的法律問題,或者是實務上面已經固著的見解,其實沒有很深的認識,不管你贊不贊同這個見解,起碼你要認識它、要去了解它的事。

對我來講那兩年實務的養成最大的功能就是讓我對實務有更深刻的認識,那我同時在教律訓所,我就發現一件事情就是說,律師這一部分的實習時間因為太短,因為涉及到對他們工作的限制,所以時間一直沒有辦法拉長,那就這部分的養成就覺得有點落差。我常覺得像以前陳委員曾提過一件事情,法官跟檢察官一起合訓是不是官官相護?早就沒這回事了,我配在公訴法庭很久,這個學妹釘我的狀況超多的,那其實坦承說,只要跟案子有關我也不跟他客氣。

真正問題出在哪裡?是因為大家一起共同養成,所以看問題的角度太接近。那我覺得這個克服的方式並不是在於說再把大家再分拆,彼此再來互相懷疑搞一大堆陰謀論,去猜出你是不是又再惡搞我?像光是一個測謊問題,在司訓所出來的學生大部分會認為、主流的見解認為說只要補強證據就可以使用。

可是我去教律訓所的時候,所有學生都告訴我測謊是沒有證據能力的。難免大家就會有落差,所以好的方式是說,把大家合在一起,可以降低溝通對話的成本,也不會互相質疑。這樣其實常常就是因為彼此不了解,然後就提出質疑,然後傷害司法信賴,所以我覺得合一是比較好的方式。

那我非常贊成召集人剛剛講的就是說,考試這個部分如果可以的話盡量整併,但是還是涉及到考選標準是不是一致的問題。但起碼審、檢、辯跟法制人員它的考選標準如果接近的話,讓學生不要這樣疲於奔命,我覺得是一個好的方向,然後其他部份我就等一下再講。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