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三點,第一點,剛剛陳憲裕法官的點,我想特別說一下,應該跟顏老師交換一下意見。我覺得真正的問題,我個人看起來,是我們法學教育的目標不確定,就是說法學教育,剛才陳法官講說有五種的人,其實這五種人裡面有四種是實務人才,另外一種人不是實務人才。那重點是我們教學的主要目的是不是在培養實務人才,從這個角度出發,就會發現法學教育,那我現在看到的是,我們的法學教育以培養實務人才為主要目標地目的,好像在我們的法學教育裡面不存在,那這問題要怎麼樣子去克服?我覺得這是一個難題。

第二點關於剛剛蔡委員講到的學長、學弟的問題,剛剛也講到,你剛才講法學院大家都是學長、學弟,可是重點是司法官,句號,司法官,最後是培養的地方,就是司法官學院。所以在那個地方變成學長、學弟。我是司法官學院第幾期,你第幾期,這是只有檢察官跟法官有的東西。然後律師站在那邊一聽,你們兩個是一國的,因為你們兩個第幾期的跟我是沒關係,我跟你是研究所同學沒有錯,可是你跟他是進一步的同學,而且那個同學一向是這樣子稱呼的,叫學長等等。這個部分的文化是讓律師覺得問題很大很大的地方,然後就會覺得說,你們就是一國的,那有沒有文化影響呢?剛剛蔡委員有一些回答也已經講到,我現在要講學長、學弟就在司法官學院出來的,這是我特別要說的。

第三點剛剛江委員有講到,我想剛剛林司長講之前,我想要講第一件事情。我們現在特別來講實習的問題。法務部現在有一個政策是說,在企業界的資深律師,是沒有資格做實習的指導律師,這一點其實讓很多的實習機會是失去了。有很多企業界裡面的法務部門其實是非常完整,而且他真正可以提供很多實務上的需要,但是現在的實習缺最後大部分都是走訴訟的路,結果反而是非訟律師缺很多,但是卻完全沒有實習管道,然後讓很多流浪律師根本沒辦法去實習,OK。因為各位可以想像到,一個律師他不可能,很難去想像每一個資深律師每一年都要養成一個實習律師,可能實際上不一定做得到,因為我們只要去看考過的人數跟資深律師的人數,一對然後你想如果每個律師三年取一個,那個會是多少?其實並不能每個資深律師你都要求他,除非這樣要求,但是問題是有些資深律師想要,卻因為這個關鍵法務部的阻攔反而就不行,這其實是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