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我不是要提問,我是要講我的觀點。其實我很贊成剛剛蔡院長講的法官、檢察官、律師合訓。那如果我們沒辦法做到合訓的話,其實我不贊成法官、檢察官一起訓練,那我是要講我自己的例子。剛才蔡委員講說洗腦,我就真的被洗腦,我記得二十五年前我們在訓練所受訓的時候,有一次我們去觀摩一位檢察官的辦案,那位檢察官就拉著一位偵查佐,他就跟大家講說:「各位同學,像這樣認真辦案的司法警察已經很少了,各位將來出去的時候一定要珍惜他們。」其實這句話在我腦海中影響了我十五年,在這十五年裡面,我幾乎在證據能力上,我幾乎都站在檢察官那邊,為什麼?因為我們要支持願意熱血辦案的司法警察跟檢察官。

那第二個例子是,有一次我跟一個比較資淺的法官討論,他就突然講到說:「學長,不是有一個觀點嗎?當檢察官證明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被告他應該要就自己的無罪盡舉證責任。」我就說:「蛤?」然後過了一陣子,我想說這是檢察官的觀點吧!也就是說在訓練所的講座,有法官的講座、有檢察官的講座,他混淆了,他把兩種價值混淆了。那這兩個經驗讓我知道說,當法官跟檢察官一起受訓的時候,法官他如果沒有意識到這樣的觀點是檢察官的觀點、這樣的觀點是法官的觀點,那他將來要擔任法官職務的時候,他會失去中立性。所以我的意見是這樣子,報告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