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很簡短,第一個是說,瑤華委員提到一點,就一年六個月的訓練問題,其實我當時的想法很簡單,因為現在的司法官訓練是兩年,然後律師是六個月,然後我是想說律師那個要把它延長,然後簡單講,就是合訓是一年六,後面的六個月那個是分訓,那是我當初一個很初步的想法,當然我希望聽到各位不同背景人的看法,這樣時間比較怎麼樣。後來李家慶律師跟我講說,他認為比較實際的是合訓大概六個月,後面大概就分訓,這細節還可以再討論。最重要的是說是不是要一體化的考試,一體化的訓練?目前看起來這個大方向當然是同意,就具體實施的細節大概有不同。

另外一個我是建議說,看起來三合一不是很精確,應該要把它改稱多合一,因為看起來有好多不同,不是只有三,也許多合一是比較正確的。對法制公務員、觀護人等等,也許多合一是一個比較正確的觀念。

另外就是李念祖律師提到法律教育目標,其實我的理解是當年因為錄取率太低,大部分念法律系的沒有辦法取得證照,所以他的目標就變得很模糊,即便到現在錄取率大幅提高,但是還是會有相當大量,這就牽扯到法學院的招生人數要不要管制。因為我們醫學界是沒有問題,它有管制的。現在當然是沒有,以前教育部組織法是有明定有一個醫學教育委員會,後來改掉了,可是它實際上的管制功能還是存在,那我們就要考量我們是不是也要成立這樣的管制,我們不一定是在教育部,但至少要考量一下,然後再來談說,法學教育目標到底是怎麼樣把它塑造出來。以上是我簡單報告,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