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主席,剛剛就是李委員還有召集人提的幾個問題。我先從李委員第一個問題,當然不是從三九六號翻案,三九六是說當時法務部的立論已經指出一個問題了,就是說我們檢察官有特色,他是既兼偵查主體又兼公訴人,那從比較法來看只有德國跟日本,主要國家是這樣。但是德國日本跟我們不一樣的是它是將原先預審法官全慢慢移過來,但預審法官並不是所有權利移給檢察官,部分權利就是後來一般就是我們審查的法官、消極法官,那另外一些權利是給警察,那這個問題就回到剛才召集人問的第一個問題。

我想召集人的問題是不是可以簡化,就是檢訓跟警訓哪個比較好?簡單講,偵查階段如果檢察官完全不能訊問的話,一定要有人訊問,那就是誰?那就是警察。不然說,你要不要增強司法警察一個作為偵查主體的大任?其實再做這個辯論的時候,應該要考慮到這一點,就是你當把檢察官的偵查主體權力拿掉之後,誰來填補空缺呢?部分可以移給法官,法官消極、被動進行審查,另外一些比較主動的權力不可能移給法官,因為移給法官又回到偵查法官,所以只能移給警察。

那英、美的話情況不大一樣。英國的警察素質非常優秀,所以你會發現英國在目前形式審查體系裡面,警察依然扮演一個非常優秀的角色,而且你會發現英國重要的警察就是也是加封進爵,地位不輸給法官,所以這是一個重要的關鍵,就是說,偵查主體在改變,其實還要考慮到警察。那一天我在參加一個研討會的時候,陳運財老師有提到說,這次國是會議很可惜,內政部部長還有警政署長或調查局長一樣,沒有成為一個委員,沒有進來,其實有點可惜。因為談偵查的改面不是只是法官審、檢的互動而已,還涉及到司法警察,所以這一點要考慮。

那現階段的問題應該是說,當你把檢察官的偵查大部分作為主體,偵查權力移掉以後,誰來填補空缺?所以這時候才會說,你要把英、美國檢察官不能進行簡訊來立論的時候,其實你要考慮到,美國檢察不能蒞訊是由檢察來填補空缺,那我們現階段有沒有可能由司法警察來代替檢察官做這件事情?我不知道,這個東西可能還要再思考,所以兩位的第一個問題約略這樣回答。

那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公訴當然就是目前欠缺,我這邊當然意思是說,配合到本組討論到人民參與審判,一定要有人來填補大部分不是由人民參與審判的案件嗎?就這個部分而言,英、美又不一樣了。

其實英國大部分案件適用簡易程序,百分之九十五,美國是用檢察官,我這只是提出一個問題,因為支持人民參與審判的大部分強烈呼聲的人,同時也是主張檢察官強制處分的權力必須限縮的這一批論者,在這個論者下,當你對於檢察官的拘提權都有疑慮的時候,當你要賦予檢察官那麼大的權力去處理到類似死刑或者無期徒刑的類似認罪協商權力的話,是不是有這個可能?其實現階段必須一併的探討,只是提出問題,不代表支持或不支持,只是提出問題,這是相關的。

那公訴目前不爭,因為我是略有耳聞,但是我想這也是向來我們對於檢察體系也許是考評,對於偵查跟公訴的比例分擔等等會不會有關係呢?或者說我們向來超多結果或許圍繞一個問題是因為試卷證併送,所以變成公訴的檢察官的一個表現或者是能力的發揮不如預期,這我想會不會有關係。

那最後一個問題就是李老師提到,剛剛講的憲政的獨立機關當然考試院可以,人事權考試院可以承擔,甚至訓練的這一部分,如果真的是三合一的或者是多合一的訓練的話,其實一個公正中立機關考試院並不排除,因為以我這幾年跟考試院的接觸經驗,其實我覺得考試院是相對理性的一個機關,因為考試院包括司法官或是律師,我的意思是它會兼顧到其他各個機關,還有學界的一個立場,所以他在命題委員、各方面的委員的考慮的時候,它會周全的分配到不同的立場或不同機關的這些人事,它不會只從單一的機關或單一的團體選任這些委員,我們意思是這樣,所以這個角度來看,如果未來的考訓,考試院是可能性,就是說如果真的要三合一的話,就必須兼顧到審、檢、辯,還有公務員的這些各方立場考慮。最後簡單做一個總結,這不是回答,只是一個個人的見解,因為現階段律師的錄取率其實已經相對放寬,公務員考試其實相對困難,所以我們在考慮到是不是轉任到法官或甚至檢察官,其實公務員要不給他一個機會,因為很多法制人員的素質其實都蠻高,就是接續剛剛顏委員還有李委員的一些看法,那回應如上、報告如上,謝謝。